返回

山海向东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拐了我的猫
    ()    他如何知道,我想要出入阴阳两界的法子?

    这个男子,心思可比忘川河更深更浑。

    我警惕瞧了他几眼,义正言辞道:“成交。”

    地府里无日月更替,也无时令四季,这三日的计算,凭着那忘川河水潮起潮落的变化,我眼看着潮涨一日,潮退又一日,时间倒是过得比往昔更快了。

    “东倾,早上好啊。”

    我迷蒙睁眼,叶定稀似笑非笑的脸凑在我鼻尖上。

    这两日,我想着待客之道,让他占了我的床,自己又占了小倩的软塌,可怜我那吃里扒外的橘猫,日日夜夜缩在叶定稀身畔,像极了侍寝小妾,心中不免戚戚。

    “虽说来做客,但你我到底不相熟,按照辈分,你得唤我姑奶奶。”我推开他起身,一本正经得纠正他。

    叶定稀不过二十七八岁,正值鲜草年华,我这六百又十七的高龄,让他唤我姑奶奶,着实有些占便宜,只不过要真论起辈分,他叫我曾曾曾曾曾姑奶奶,岂非像个结巴?

    我思来想去,还是姑奶奶便好。

    叶定稀握了我的手,将我领到桌前坐下,指着他也不知从哪儿翻找出来的图册问道:“平日里看得便是这些?“

    我瞧着图册上的男子女子,隐约有几分眼熟,便点头道:”是啊,这可是我从老阎王的藏书阁里借来的。“

    其实我说的并不具体。

    老阎王的藏书阁,只有两把钥匙,一把自是在阎王手里,另一把给了崔判官,寻常狱吏鬼差是没资格进去的。

    我前些日子找猫,一路追到藏书阁去,拿老崔送的一把素面银簪,正巧开了藏书阁的铜锁,便顺便借了几本书回来。

    这书藏得极深,要不是橘猫碰触了机关,我可寻不着,想来,定然是极为重要的孤本,说不定我读通吃透,能脱离轮回之苦,飞升三十三天也未可知。

    我正神游时,听得叶定稀干巴巴问道:“那你可知,这书中内容?”

    自是不知的。

    我借书归借书,平日里忙碌得很,哪有功夫翻看。

    不过,在叶定稀面前,我总归是长辈身份,自然不能被小辈瞧了笑话。

    “当然。”

    我轻执书卷,摇头晃脑道:“这本书,名为《金瓶梅》,讲得是男子与女子如若能潜心修炼,摒弃外力干扰,得天恩之馈赠,吸收能量,便可

    有脱胎换骨的绝妙收效。”

    叶定稀嘴角抽了抽,像是极力隐忍,神情古怪道:“此言当真?”

    “真,比金子都真。”我气定神闲,言辞恳恳。

    叶定稀仿佛领悟到精髓一二,便笑道:“既然如此,他日若有机会,你我便一同好好修炼,可好啊?”

    我心念着他明日离去,恐难再有进入地府的机会,不忍拂了这番好意,便欢欢喜喜答应下来。

    正当此时,院门外突然响起问候的声音。

    “东倾姑姑,您可在休息啊?”

    这软绵绵带着糯劲儿的声音,我自能瞬间耳听辨人。

    “小白!”

    我慌忙起身,脚下颠来倒去。

    “怎么办?小白来了,小黑肯定也来了,你……我……我们……”

    “东倾,我该走了,你会想我吗?”

    叶定稀才当真是气定神闲,这危难关头,竟然还调戏本姑奶奶。

    “你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我去打发了黑白无常!”

    关键时刻,我没把他交出去邀功,还真是匪夷所思。

    等我脚步匆匆推门出院,便看到小白领着两盒糕点,颇有一种大年初一走亲戚的喜悦感。

    “东倾姑姑,我们去逛了一趟京城,给您带了驴打滚和红豆酥!”

    “小白侄儿太客气了啊!”

    我扑上去,格外亲切热情得抱住他,踮着脚搂他肩膀,将他往反方向引去。

    小白被我长辈的热情感染,也越发笑得春意盎然。

    “姑姑,您今日怎么了?像是遇着什么大喜事。”

    “哈哈,哈哈……”

    我干笑两声,脑子一转便随口道:“最近不是听说血池地狱里池水泛滥,我梦中得一妙计,正好能解了这燃眉之急,自然是大喜事啊!”

    “太好了!”

    小白也跟着高兴:“听我哥说,这两日崔大人为了血池的事情,正愁得茶饭不思呢,稍后我便去回禀崔大人,也好教他放心。”

    “呵,好,真好。”

    我含泪摸了摸小白的脑袋。

    一旁,黑无常的脸不知怎的,沉得可怕,乌云盖顶一般,朝着我俩走过来。

    “走了,小白。”

    他正眼也不带给我的。

    素日里,小黑便是这德行,我见怪不怪,只不过今日怎的更别扭了?

    我正纳闷,小白已经随着小黑离去,远远还听得两兄弟交谈的声音。

    “哥,太好了,咱们赶紧把这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