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山海向东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无事献殷勤
    ()    老崔上了年纪,眼神不太好,我便不与他计较,随着他走进屋内,扫眼看去。

    不错。

    阴书鬼卷占了满墙书架,还有十八层地狱里呈上来的公文摞在桌案上,像是堆了座小山,可见劳模本色。

    生死簿……

    我游离似的眼光顿然定住,死死盯着被埋在几卷申请书下的黑封皮册子。

    啪。

    肩头突然被拍下一巴掌,惊得我趔趄一跳。

    老崔眼疾手快,一把将我扶住,嘴上问道:“这是丢魂了?”

    “没有没有。”

    我连连摆手,扭头快步走到桌案边,顺手拿起几个册子道:“你这儿太乱了,我替你整理整理啊。”

    “乱?”

    老崔长眉微动,盯着我手里颠三倒四的动作,怎么看也不像是个贤惠派。

    我心里惦记着生死簿,手下几本卷轴翻了又整,越摆越乱。

    老崔强忍一会儿,终于开口:“东倾啊,我这儿的规矩,无事献殷勤,非死即伤,你可是忘了?”

    “……”

    我抿了抿嘴,笑中带泪:“老崔,我就是看你太辛苦了,想帮点忙……”

    “你将我这三日的公文打乱了。”

    老崔老崔双手抱胸,用一种探究的眼神打量我。

    我缓缓低头。

    可不是……

    为了把那本生死簿拿出来,我连番小动作,将摞在上方的书册部挪开,却没注意四周围的册子都是按照日期编码分类,眼下被我这么一倒腾,部乱套。

    “不要在意那些细节好吗!”

    我推了一把手边的卷轴,只听得咕咚咚连着几声,也不知是毛笔还是砚台跌落了下去。

    老崔脸色一僵,眼看像是要发火。

    我脑中不禁浮现小黑和几个狱吏今日离去时的惨状,心中一阵呜呼哀哉。

    谁料,老崔胡子剧烈抖动一阵之后,却又平息情绪,视线从乱糟糟的桌案上挪开,同时道:“这些东西你先别碰了,稍后我叫人来收拾,你随我去一趟泥卢都地狱。”

    泥卢都?

    那是一重专为动物伸冤的地狱。

    凡在世为人,随意虐杀生灵者,死后将被阎君判

    入其间,每日经由犬猫、禽类、兽类等各种动物轮番折磨,每过一个时辰,还有牛群踩踏,比闹钟报时还准。

    我眼看老崔转身出门,也不好继续逗留。

    回首望去,那本黑封皮册子静静躺在桌案边缘,摇摇欲坠。

    约莫过了一刻钟,我随着老崔到了泥卢都附近,隐约听到其间传来咚咚乱踩的声音,还伴着凄厉不绝的哀嚎。

    “眼下正到午时。”

    老崔望天掐指,转头与我道:“可要进去看看?”

    “等会儿吧。”虽说我是个鬼差,但泥卢都到底来的少,万牛奔腾的大场面还有些不习惯。

    不远处,守门的鬼差见了我们,殷勤跑上前来。

    “崔大人,东倾姑姑,今日可巧,您二位一同来巡视啊。”

    “嗯。”

    老崔板起脸,神色威严:“听狱吏汇报,近日负责行刑的动物戾气非常?“

    鬼差连连点头,恭敬禀报道:“正是如此,上一个时辰,光是踩踏得魂飞魄散的阴魂,便有二百余个,比起往日剧增数倍之多。”

    嗬。

    我暗自抽了口阴气。

    老崔蹙眉,轻抬下巴道:“引我们去看看。”

    我随着鬼差和老崔进了泥卢都,抬眼便瞧见方才踩踏过的荒原上一片狼藉,几处被碾碎的阴魂碎成了玻璃渣子,在滚滚黄烟中闪烁着星点余光。

    这便是阴魂永不复生的模样。

    六百年来,我无数次见过这样的场面,也暗自想象过,有朝一日,自己也会如同这玻璃渣子般,在地府中彻底消无散去。

    起初是惶恐,后来时日久了,竟然生出了几分坦然之心。

    “东倾,你怎么了?”

    一旁,老崔见我呆愣愣站在原地,转头回来唤我。

    我勉强笑了笑,脚步匆匆跟上前:“到底发生什么了?执行官们这么暴躁?”

    地府里唯独只有泥卢都这重地狱的执行官,是由各类动物组成,它们虽没有寻常鬼差狱吏的待遇,但执行起刑罚来却极为严苛,比起鬼差们要简单粗暴得多。

    老崔看着远去的牛群,抚须叹道:“这些动物生自地府,自有灵通,当它们感知到阳界生灵的怨气,自身的暴戾也会加重。”

    我隐约明白,问道:“就像是人间香火?香火鼎盛,佛缘才会深厚?

    “你非要这么理解,也不是不可以。”

    老崔撇我一眼,继续道:“看样子,我需要去人间一趟。”

    “你也出差啊?”

    前阵子,地府的大魔王钟馗去三十三天城出差,许久未归,我自在得意了好久,没想到老崔也要出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