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山海向东倾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九章 辰辉的消息
    ()    回到小院时,我一腔怨念和郁闷从七窍里涌出来。

    橘猫凑近过来,小粉豆儿似的鼻子努了努,像是闻着我身上别有不同的气味。

    “你去哪儿了?”

    “去找小黑小白,拜托他们打探辰辉的消息。”我老实回答。

    橘猫眼皮一沉,“为何身上沾着鱼腥味。”

    呃?

    我一愣,想起十七那个小妖孽,张嘴便要告诉叶定稀,却不知为何话到嘴边,又给硬生生咽了回去。

    “上午与小日那娃子在河边泡脚呢。”

    橘猫端正坐在桌上仰视我,一双幽幽猫瞳探究着我的神情,像是要将我脸上望出一个洞。

    早先听说,猫科动物都是心眼小的,若主人在外面有猫,少不得要与主人反目,闹得家无宁日也是有的,我虽说外面没猫,可是有鱼了啊,叶定稀这家伙真要计较起来,说不定还得去忘川河里找小十七干仗。

    嘿嘿。

    我干笑两声,伸手勾着橘猫软乎乎的下巴挠来挠去,看它微微眯眼,露出一副骨头都酥了的舒服模样,才敢继续道:“叶定稀,胡冉死亡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啊?”

    这个问题我不好直接问胡冉,毕竟阴魂也是有阴影的,且许多非自然死去的魂魄,对于生前最后一刻的记忆多有混乱,我怕胡冉自己也记得不太清楚。

    橘猫半靠半枕在我怀里,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沉声道:“她开车下山途中遭到快车抢道,慌乱中冲出了护栏掉落山崖,因为胡冉生前的背景很简单,也没有什么情仇恩怨,所以现世的警方暂时将车祸划定为意外事件,但根据我收到的消息,胡冉的车子在送去保养时被人动了手脚……”

    “是谁?”

    “暂时只有一些猜测,并没有具体指向和证据,胡冉名气本就不大,也没什么娱记和媒体关注她的私生活动向,如果不是因为你,我也不会留意车祸背后的暗流。”

    “小倩说,她的死和自己掌握的秘密有关,会不会凶手就是为守住秘密才灭口?”我随口猜测道。

    “或许吧。”

    橘猫继续道:“现世复杂,人心难测,想要为害人找出一个理由,往往比想帮人更容易。”

    “不是说人之初,性本善,怎的到你嘴里却成了做好人难,做个坏人易如反掌了?”我呆呆问道。

    橘猫嗤鼻笑了笑,语气淡淡道:“大多数时候,人是在自我保之下才会选择做一个好人,而不是本性如此。”

    我好像懂了,却又无法然参悟。

    地府黑暗,终无天日,我原以为这是天地间最浑浊之地,却不曾想从来地域无错,在人心。

    又过几日,到了领月俸的时候。

    我早早将要分发到各处的俸禄准备好,特地拿出了小黑小白两兄弟的钱袋子,等着他们送上门来。

    约是午后。

    小黑独自推开了院门。

    “姑姑,我来领月钱。”他站定在栅门边,远远与我招呼,像是避我如蛇蝎。

    我落下脸,手指转悠着钱袋绑绳,问道:“让你们打听的人可有消息?”

    “……”

    小黑不说话,脸色沉沉。

    我虽与他接触少,但也深知小黑和小白两兄弟刚正不阿,从不撒谎,他不回答我,可见是有消息了。

    “快说说。”我凑过去,满心期待。

    小黑迟疑片刻,才冷冷道:“姑姑要找的人,遇到些麻烦,不过也是自找的。”

    麻烦?!

    我扯住小黑袖子,着急问道:“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小黑脸色一僵,梗着脸道:“这我哪里知道,生死定数乃是天定,我只负责抓阴魂。”

    “可是……你总能看清他头顶精气吧,精气阳胜,生机绵长,精气薄弱,命不久矣啊!”

    “……”

    小黑眼神古怪得打量我,好一会儿才开口问:“姑姑,此人与你究竟有何渊源?”

    “渊源很深。”

    我脸色沉重,语重心长:“严格说起来,你得尊称他一声老姨父。”

    按照我与小倩的交情,怎么也算是异姓姐妹吧,辰辉是小倩转世后的爱人,勉强拉巴拉巴关系,小黑小白可不是得叫一声老姨夫。

    哪知,我这话一说完,小黑那张脸彻底黑了。

    “那人精气渐失,看来像是有一场大难将至。”他干巴巴回道。

    什么?!!!

    我浑身一僵,犹如雷击。

    “可是有人要害他?”

    “不知。”

    小黑趁我失神,从我手中拿走两个钱袋,转身而去。

    我在院门前站了好一会儿,心中坠而难安,思来想去,决定去找胡冉商量一下对策。

    回首找猫,却发现原本在院子里晒肚皮的小倩不见踪影。

    去哪儿了?

    我一路寻出去,方才走了十几步,便听到忘川河边传来扑腾扑腾的声音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