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左道之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指物代形
    ♂? ,,

    ,最快更新左道之士最新章节!

    黑风寨内,丈八高墙隔绝外面乡野讨贼团的视线,包括弓手李四狗在内的寨中兄弟,四下溅落的血迹犹有余温。

    不过余下侥幸脱身者,尤其是其中的死硬派骨干,都是决计不会降伏认输的人。他们都聚拢在寨主张黑牛身边,指望着这根主心骨安然无恙归来,再次率领寨中兄弟绝地求生。

    说来也是,张黑牛原本大泼皮出身,手里攒着几十条人命,身上血腥煞气颇重,又凭着江湖义气扯旗立竿,尽管都是流民之类,也算是人主,掌握生杀之权。

    尽管他被叶知秋的呼名落马弄地晕死过去,可谓是阴沟里翻船,不过这门左道之术却不能长久将其咒缚。

    没过一会,张黑牛被二当家冷水泼面,又掐人中,又是打脸,竟然晕乎乎地醒了过来。

    “哇呀呀……呀呀!痛杀我也。”

    众人眼看寨主挣扎起身,来不及躲避,竟然被他撞开往后翻倒,当场摔了个七荤八素,连声呼痛。不过他们却不怒反喜,毕竟张黑牛已然醒来,散乱的匪气顿时再次凝聚起来。

    张黑牛瞪大眼睛环视左右,发现少了几位兄弟,心里就明白是怎么回事,来不及为此神伤,劈手从三当家手里取回自己的随身配兵。

    鬼首吞火厚背刀,刀柄为山涧槐树木心制成,刀身有独角鬼王俯身吞食人间烟火图,尽管只是寥寥无几的线条勾勒,却由于常年杀戮,图案隐然发暗晕红,显然浸透尸血沁的缘故,煞气逼人,实为不折不扣的一柄凶兵。

    张黑牛此时还未完恢复,呼名落马的异术效验还在,手脚依旧有些筋软骨酥,只是当他再次握住自己的配兵,一股炽热气流冲入体内,却是凶兵自具灵性,察觉兵主遭受厄难,自行反馈血煞之气,瞬间驱散左道之术的残留威力,恢复盛时的霸道杀意。

    与此同时,叶知秋得知目标人物挣脱藩篱囚笼出来,心里暗暗惊疑,不过双手却丝毫没有停歇下来,撮土捏制黑风寨的模型,还不断开口发号施令,让请托他们讨伐匪盗的乡民,利用随处可见的竹子,制作简易的抛投装置。

    这些大腿粗的老竹,被乡民削走多余枝叶,只剩下光秃秃的一根竹身,顶端的枝叶编织成网兜,用就地搓草而成的绳子拖曳到地面,装上大大小小的石块。

    士族出身的勋贵之后陆巍,看过其中的经过,立即明白过来,忍不住心里暗赞:“叶兄的破寨之法真是奇妙,黑风寨丈八高墙,恐怕也挡不住如雨落石。”

    叶知秋不以为意地笑了笑:“冠礼后,我背上书箱游学四方,除了得炼气士传授的异术,还学会墨家的机关术,攻破这座简陋不堪的匪寨,不过等闲事尔,难得是将余下悍匪盗贼一网打尽,免得有人走脱,余毒不尽,徒留祸根。”

    燕赵之地的游侠刘乔,也是见过世面的人,看见这位神秘莫测的负笈书生,撮土捏制成黑风寨的雏形,心里就有些惊疑不定,于是忍不住开口询问。

    叶知秋抬头看了他一眼,轻轻地额首:“刘兄猜的不错。除去呼名落马的异术,我还修炼了指物代形的巫觋禁制,七十二地煞之术的魇祷,都是不入流的手段。虽则说法不加贵人,用来对付不服王化的匪盗,却是适宜之际。”

    话到说到这个份上,其他人自然也没有意见,毕竟他们对于法、术之道都不甚了解,即便士族出身的勋贵之后陆巍,由于并非长房嫡子,因此也没能有机会接触家中的藏书。

    诸事已定,叶知秋双手合掌,默默念咒:“匪盗劫掠,夺我家产,刀剑加身,辱我妻女,岂曰无怨,岂曰无恨,修我戈矛,与子同仇。怨,怨,怨,魂归来兮,亡灵招来,急如律令。”

    话音刚落,众人看到叶知秋伸手戟指山寨雏形上,便有丝丝缕缕的黑气,从泥土里渗透出来,如梳如篦,迅速成形,如同覆碗,倒扣笼罩在这座脸盆大的山寨雏形上。

    鬼气阴深恶寒,掠及人体,就有刺骨之痛,靠在最近的“骑士”陆巍、游侠刘乔,忍不住打了个哆嗦,脸色惨白一片。不远处的的刺客荆南枝,暗自庆幸不已,决定离负笈书生再远一些。

    叶知秋却若无所觉,一则他是主持人,在禁制成形期间负有引导之职,二来他与凶魂厉鬼们同仇敌忾,其中心意共鸣,颇具灵性的鬼气便不会伤及无辜。

    还有一点,他是踏入修行门槛的左道之士,尽管还没有臻至引气入体的境界,身上并没有积攒出点滴法力源泉,却能窥见阴阳,出入幽冥,与鬼神打交道。

    不过这样以来,想要使用巫道禁制,只能借助外力,而最容易触动,最容易勾连的外力,自然是死在黑风寨刀剑之下的乡民。

    这些人阳间年寿未尽便遭横死,徘徊在生死之间的夹层地带,受了冥土死气熬炼,一口怨气不泄,多数能转成凶魂厉鬼。

    因此当叶知秋开口招呼,尸骸长埋在附近山林的亡者,顿时苏醒过来,纷纷响应着挪移飞腾而至,不巧惊动了山林背阴处洼地积年瘴气滋生出的魑魅魍魉,山魈木客之类的妖怪精灵,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