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左道之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斗法(一)
    ♂? ,,

    就在灵狐之爪抓破叶知秋的头颅,害死这位新晋左道之士性命的时候,酒舍的门房后面,突然睁开一双清亮的眼睛。

    这双眼睛恍然睁开,竟然令酒舍里的昏暗为之一亮,他是隐藏地如此深沉,甚至瞒过狡诈多疑的碧眼灵狐。

    借助北斗星力完成人化之术的妖狐,蓦然察觉到身后出现神秘莫测的大敌,顿时连即将到手的猎物都置之不顾,毫不犹疑地直接往前蹿去,撞破窗户跃出房外。

    毕竟这是一位深藏不露的高人,而且碧眼灵狐现下处于被猎的状态,难免令其产生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感觉。即便换成其他青丘族人,置身在相同的境地,绝大多数人的选择都是保命为首要。

    这位“黄雀”拥有一双暗室生辉的清亮眼睛,如预期吓走异类妖物后,迳自走入叶知秋的房间,瞧着这位左道之士的情状,立即明悟于心。

    他深知妖心无常,一时受惊远遁后,恐怕不会走远,在附近徘徊伺机而动,于是毫不犹豫地口中念诵咒语,运起体内精炼多年的法力,化作一口青灵真气喷在书生的脸上。

    毫毛变化的瞌睡虫,被这股真气拂过,顿时散了寄宿其上的灵力,不再催人入眠,叶知秋忍不住打了个哆嗦,浑身激灵颤抖,顿时清醒过来。

    他睁开眼睛,借助窗外洒落的月光,看见进入房间的来人,心里暗暗惊疑:“酒舍的老丈!这双眼睛……莫非也是修士之流。”

    随后,叶知秋从系统的“战斗”痕迹,发现自己被妖狐用下品虫道弄地昏睡过去,顿时又惊又怒,呼啦一声直接站起身。

    酒舍的老丈看出双脚落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踱步的书生,心情恐怕十分不好受,忍不住开口劝说:“小友,妖心无常,切莫轻举妄动,镇之以静为好。”

    叶知秋对此心领神会,轻轻点了点头,随即又叹了口气:“昨日午间,余行经附近山林,格杀了一头妖化的食尸狼,这头妖狐恐怕物伤其类,就此深恨于我,故此衔恨而来。这世上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的道理。不把它诱使出来解决掉,方才之事恐怕还会重演。事关余身家性命,老丈不必多劝。”

    老人知道世情必然如此,也就没有开口劝说,闭上眼睛平复体内气机,随后缓缓睁开,竟然变回常人,一副眼神混浊的垂垂老朽,叶知秋亲眼目睹经过,心里也是暗暗称奇。

    “衰朽与荣华不过一念之间,有点五行道木德盛衰的至理,能将身生机蕴藏,又有点像是武道练体里的延寿枯荣法,莫非这位老丈是法武双修的高手。”

    叶知秋忍不住多看两眼,随即回过神来,直接穿窗而出,站在酒舍外面的空地里,借助皎洁的月光,扫视着周围的动静。

    “狐妖果然奸诈,竟然连一点蛛丝马迹都没有留下,这让我如何寻找!”

    叶知秋眯着眼睛,努力平复心里的怒火,脸上的愠色渐渐消失,再加上寒凉的夜风不时吹来,他又回复到以往的理性。

    突然之间,他感觉鼻子有点痒,忍不住打了个喷嚏,顿时将褪去灵力的妖狐毫毛喷了出来。

    叶知秋眼眉轻挑,忽然想起什么,眼里的冷色渐渐融化,俯身捡起这根毫毛,仔细端详片刻,露出一个开心至极的笑容。

    这一幕,令藏身在附近,暗中窥视的碧眼灵狐,忍不住懊恼不已。

    他撮起嘴巴轻轻呼出一口气,却没有拘役到任何鬼魂,这才想起这座村镇有土地守护,尤其是在镇里,恐怕没有游魂野鬼出没。

    就在碧眼灵狐犹疑不定的时候,叶知秋伸手从酒舍的窗户掰下一块木方,用随身的小刀简单处理,弄出大致的雏形,就将灵狐的毫毛镶嵌进去。

    一股冰冷刺骨的恶意,令碧眼灵狐忍不住打了个哆嗦,他这才想起纵横山林的尸鬼狼,尽管是半妖之体,还是死在眼前之人的左道之术下。

    就算是青丘国九尾狐涂山氏的后裔,碧眼灵狐也不敢冒险,亲身尝试古老的巫道禁制,毕竟荒野诸族都是与人族的巫师,从血腥里厮杀出来的“交情”,深知巫术的利害。于是他忍不住从藏身处蹿出来,手足缠着旋风,向猎物再次伸出爪子。

    叶知秋心里早就有所准备,看见一团怪风裹着烟尘而来,面目模糊的敌人露出野兽般的爪子,向自己的脖子递来。

    “来的好!”

    叶知秋忍住脖子的冰冷恶感,丝毫没有顾及脸面,当即矮蹲在地上,使出懒驴打滚的路数,避开来人势在必得的一击,同时却用随身小刀,在镶嵌灵狐毫毛的木雕雏形上狠狠地按刻一下,发动指物代形的禁制。

    咔嚓一声,碧眼狐狸以人化之术变成的年轻人,一击落空后刚刚反应过来,突然发现一股无形的巫道法力幻化成斧钺,在自己的左肩狠狠斩落。

    “该死的巫师!”

    孰不知,此时叶知秋的心里同样大叫不妙,势在必得的一刀,耗费法力使出的禁制,竟然没有任何收获。他立即将对手提升到半妖食尸狼的层次,仔细想了想后,直接将敌人视为完体的妖怪。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