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左道之士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 一路向北(二)
    ♂? ,,

    星光晦暗晦明的短剑,如同皮鞭在骷髅头上狠狠抽击,剑身附着的北斗之力,顿时彻底摧毁这头来自冥土的怨灵,法力凝聚的阴气团,更是被直接抽爆,化为几缕阴风就此消散。

    叶知秋发觉自己暗中祭炼的法剑如此犀利,心里暗暗窃喜,同时也将不远处的同行恨上了,他伸手戟指,召唤自己食欲以狐族秘术炼制的“凭狐”。

    “旁门左道的修士,竟敢欺侮我头上!来而不往非礼也,野狐,吃了他。”

    凭狐得令后,流烟飞云的尾巴轻轻一甩,犹如离弦之箭,飞快扑向不远处疏林里的旁门修士。

    叶知秋防守反击,轻易看破他的行藏,大出此人意料,原本耗费心力精炼的“飞去骨”,被人轻轻一剑击碎,旋即又放出恶形恶状的虫道精灵,旁门修士顿时明白自己惹上不该惹的同道中人。

    “道友慢来,且听我分说!”

    叶知秋被人欺上门来,怎么会轻易罢手,他还想趁机搞死几个同行,夺取他们的功法传承,哪里会中途停战。

    与此同时,凭狐驾起一阵怪风扑至,张开满嘴的尖牙利齿,准备对目标下手,发动它的天赋能力。

    旁门修士顿时心有所感,毫不犹豫地左手掐决,震动面前的骷髅杖。这根法杖的顶端,有一枚拳头大的异兽头颅,被人祭炼成鬼道法器后,就与杖身连成一体。

    此时骷髅杖被法决激发,空洞的眼眶骨立即喷出一团黑光,罩住修士本人身体,如同放下一座屏障,叫凭狐无从下嘴,自然也无法夺走他的精气法力。

    叶知秋眯着眼睛,凭借洞察幽冥的阴阳眼,看见同行的护身法术,心里暗暗惊疑。

    “黑光质地仿佛油水,往复流淌不息,与自身法力隐隐联系,似乎构成完整的周天循环。凭狐撕咬的确有效,只是呼吸之间,就已经修复如初,真是可怕。按照黄巾渠帅于毒所说,这护身法术必定是煞气凝练而成,就是不知道火候有多深。”

    叶知秋的反击极为果决,眼看凭狐无法发挥天赋能力,立即从坐骑大青驴的背囊里取出一物,遥遥对着旁门修士的护身法术,发动指物代形的禁制。

    “破!”

    巫道禁制演化的无形斧钺,瞬间将乌黑流光劈开一条缝隙,早有准备的凭狐立即扑进去,对着毫无防备的猎物,发动自己的天赋能力。

    尽管旁门修士赖以行走四方的阴煞护身法术,自我修复的速度极快,不过他没有想到对手会用禁制之术,仅仅是为了破开一条缝隙,顿时着了凭狐的道。

    呼吸之间,叶知秋就感觉到源源不断的精气法力,由无形的管道冲进自己的体内,心中自然明白,食欲所化的凭狐已经顺利得手。

    旁门修士一时不慎,被凭狐之吻制住,身精气不要钱似的往外奔流,就连精炼的法力都飞快地消散。他自出道以来从未一败,此时遭遇逆境,顿时不知道该如何是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自己沦为别人砧板上的鱼肉。

    “真是悔不当初!先前明明看过同道呼名落马的异术,就不该狂妄至极地下手,没成想贫道会是这样的下场。报应,真是报应!”

    旁门修士忍不住开口求饶,叶知秋此时正在体会精气充盈身躯,法力盈满丹田的胜利满足,怎么会轻易接受。

    “道友心狠如斯,就别怪我玉石俱焚了。”

    在凭狐之吻下法力涓滴具无,就连身躯都被吸食地剩下皮包骨头,旁门修士原本应该闭目待死,不过他临死时异常决绝的语气,引起叶知秋的注意。

    “驾!”

    叶知秋用力抽击坐骑,大青驴吃痛后撒开蹄足,向旁门修士所在位置狂奔。两位旁门左道修士越来越近,叶知秋看到对手干尸般的身躯,心里毫无怜悯,挽起附着北斗之力的法剑,掠过吸住此人面目的凭狐,狠狠地抽打在他的额头上。

    “道友的法力源泉,实为额头眉心的灵骨,打碎后即使不死也会修为尽废,跌落成凡人。”

    叶知秋一击得手,待掠过旁门修士身后,就抓紧缰绳,强行令大青驴停了下来。当他开口说破这位同道中人的隐秘后,忽然发现自己刚才借助驴力的抽击,已经将旁门修士格杀,毕竟连额头颅骨都碎裂当场,人肯定死透了。

    “不过……系统没有抽取到任何功法,连记忆碎片里的见闻、知识都没有浮现,肯定是假死逃生。”

    叶知秋的目光立即转向骷髅杖,强行将它收取塞进系统的六格背囊里,转眼间就被鉴定出来。

    玲珑骨,鬼道法器,人面鸟鬼枭的连脊头颅,以缩骨水精炼而成,附着成精的鬼枭之魂,能发出摄魂音,寄托鬼道法术……

    “好东西!归我了。”

    叶知秋哈哈大笑,伸手召回食欲所化的凭狐,却发现这只小家伙,由于吞噬旁门修士的精气法力,流烟飞云的尾巴膨胀一圈,部位正好是腹部,就像是怀胎似的。

    “这不会是吸食截流了修士的精气,开始蜕变进化吧?如果是真的,我会很期待。”

    凭狐没有喜怒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