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不完整穿越之精分剑三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06 原来是抖M
    贺毓婷深刻地意识到,自己是个怂货!

    牡丹一巴掌,不啻于二十五个玩家围追堵截的伤害,真正让人见识到了什么才是BOSS的攻击!卡特特意霸屏——霸住了她视野界面的一角——这感觉就象带着谷歌眼镜,既能看清现实环境又能看到虚拟信息——卡特给的信息显示刚刚牡丹一巴掌攻击造成了五十六万点的物理会心伤害,无视物法防御百分之十。假设一点伤害对应一点血量,在阿萨辛满血一百二十三万点的情况下,她活生生被牡丹扇去了一半血条。贺毓婷不得不庆幸,尼玛幸好不是左右开弓……

    那一巴掌真是凶残至极!

    这是对待“我的阿萨辛大人——”的态度?

    贺毓婷怂得一批!

    牡丹盯着她,冷冷地问道:“你是谁!”

    贺毓婷一下屏住呼吸,良久才弱弱地回答:“我?我是阿萨辛啊……”她记得自己现在是一张男女皆惑的面孔。

    “阿萨辛大人不会这样调戏我!你是谁!是不是披着人皮面具?”牡丹朝贺毓婷缓缓走来。他桃花似的面容上泛有一阵残忍的血光。“让我来看看你是不是带着人皮面具吧。”

    别、别、别!撕脸会很痛!贺毓婷吓坏了。刚刚与二十五个玩家的打斗就让她察觉到,所谓痛,是真的痛!

    “同志!同志!”她用现代生活里的通用语疾呼,本来是想藉此暗号互通一气,但牡丹毫无反应的表情让她意识到对面可能真的只是一个NPC、游戏人物!而不是象她一样是个魂穿者。那就意味着牡丹是真的想撕破她的脸,看看下面还藏有什么。能藏什么呢?人皮下面只有一堆闪烁的电子数据罢了。贺毓婷想到了系统。

    “卡特!卡特!快帮帮我!”面对昔日主角玩物的逆袭,贺毓婷吓得浑身发软。

    “叮咚~”听到熟悉的甜腻的提示音,贺毓婷几乎是热泪盈眶。卡特的声音直接在脑海里出现:“阿萨辛大人怎么了?”

    “牡丹应该如何调戏?”

    “噫?”

    “噫?”第二声是贺毓婷真真切切发出来的声音。牡丹已经走到近前,居高临下地俯瞰着她。本游戏世界里最应该不可一世的终极BOSS在牡丹的石榴裙下弱得象只菜鸡,只能簌簌发抖。牡丹伸手,骨节嶙峋的长指拑住贺毓婷——不,是阿萨辛的下巴。指尖冰冷的温度渐渐渗入了贺毓婷的肌肤。明明只是一堆虚拟的电子信息,但体表触感和真的一样,不断刺激着贺毓婷的脑部神经回路。这时,她突然回想起以前在贴吧里看到的各种暧昧小短文,其中提到阿萨辛对付他的男宠时,只用四个字就足以概括,那就是——

    野、性、大、发!

    再精简成两个字的话,那就是——

    变、态!

    说时迟那时快,贺毓婷蓦地伸手一个反扣,逮着了牡丹体温冰凉的手腕。她很惊讶游戏角色方方面面看上去都与真人无异,但那微凉的体温却让人感到心惊胆颤。也并不是真的没有一点体温,但是绝对低于正常的三十七摄氏度。突然被抓住了手腕,牡丹眼里也闪过一丝诧异。

    然后贺毓婷做出一个极其阳刚的动作——贺毓婷的内心是哀嚎的——她把牡丹顺势一拉,推到床上,为了怕牡丹反抗,还顺势欺身压了上去,用男人的体重压制着。

    牡丹:“……”

    贺毓婷眼神凶狠(其实是装的):“我看你还敢不敢动?”

    紧接着,牡丹脸上泛起一片不正常的潮红色。那一片好看的红晕渐渐浸到了耳朵尖尖上,形成一副令人垂涎欲滴的画面。

    这是什么情况?

    贺毓婷立刻抬起上半身,想拉开两人的距离。这么做似乎更糟糕,看上去就象阿萨辛暧昧的“骑”在牡丹身上。啊,不是看上去,根本就是这样!

    牡丹在她身下“玉体横陈”,贝齿轻启、紧紧咬住下唇,偏还要作出一副无限娇羞状撇开头,又浓又密的长睫毛象蒲扇一样,频率欢快地启启阖阖。“讨厌啦,阿萨辛大人!你又要玩角色扮演嘛?”妖艳男中音的声音里充满了情/欲。

    贺毓婷:“???”

    角色扮演是神马鬼?

    几个担忧的红衣教教徒走进来,一眼看见内室的情况,立刻捣住眼睛“呀~”的一声娇羞惊呼,狼狈逃出去。

    最后一个教徒还体贴地关上了房门。

    关上了房门?

    等等,你们为什么要关门?

    我们这不是什么都还没有做吗?

    贺毓婷的内心独白三连击:我是谁?我在哪?我干了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