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断途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九、誓言
    像白枫这样的修为,这样的身份,这样的人际,在哪里可以不受到严重的生命威胁呢。没有实力,就只能被弱肉强食,被强者踩在脚下。

    寒风吹拂的午夜,星辰都被迷雾遮蔽,白枫一个人坐在床边,看着漆黑无尽的天,这些天,他经常这个样子看着窗外,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用符击伤滕越飞的事不了了之,剑凝霜了解到那天下午的事情,也猜到大概。况且滕越飞只是小伤,过个半个月便会恢复如初。只是,白枫一出手就最绝的行为,让他在人心中的形象差了很多。

    “还好此子无法修炼,不然以他这么小的年纪,便有如此狠厉的性格,定会使不少人身受其害,并且让我宗抹黑。”一些长老都这样想道,并且他们坚决不允许宗门再对他提供法术符纸。

    如今白枫剩下的只是一些元婴期法术力量的符纸,用处不大,他也懒得修炼,懒得把身体的强度提上正常元婴修真者的水平。他的身体与没修炼过的凡人差别不大。如果他勉强能算上元婴期修仙者的话,定是战斗能力最弱的那个。

    每在这样的夜晚,看着夜空,白枫都会想着,茫茫整个宗门,自己只是一个人。从前的一切都不复存在,无法找到过去的任何痕迹。没有任何事情可做的日子,实在是空虚透顶。

    白枫经常独自坐在屋子的地上沉思。有时候,他自己都不知道在想些什么。每天行尸走肉一般,心中再也没有信念,时间不知道怎样过去的,过去了的时间也没有留下任何东西。

    这样活着意义何在。

    “梦纱,我应该怎么办?”白枫喃着,眼神迷离,“为什么要离开我,为什么,我好难过。”

    “为什么要离开我!”

    这个问题,真是可笑至极。他闭上眼睛,几滴泪珠滑出,从那个山洞里第一次见到梦纱,直到在人造元婴中醒来时看到梦纱,这段时间的一点一滴,是如此的深刻。

    其实早已明白,对梦纱的,并不仅仅是感激和尊敬。

    而是一种……

    他并不敢承认的感觉。那种感觉,产生的缘由根本说不清,可是它确确实实地存在着!

    “我要找到过去的痕迹,告诉自己,我并不属于这与我格格不入的世界。”

    白枫心里作了个决定,马上,他想到了清影剑。陪着他穿过死亡海域,度过无数危险的清影剑,青景宗前辈炼制的清影剑。清影剑,是他在仙缈界唯一的过往记忆,唯一的伙伴。

    他清楚记得,遇到魔人之前,清影剑还在自己的附近,而醒来后就没见过它了。心里一阵惭愧,自己在这个时候才想起它。他马上用灵识一探,还好,他的灵魂印记仍然与清影剑相连。也就是说,他可以凭着感应,找回清影剑。

    拿出地图,找到感应的大致方位。它已不在某个海域上了,而是到了一片没有修仙者涉足的地域,凡人所生活的世界,“维”帝国。

    白枫决定马上行动,明天去跟剑宗主申请出宗。那便很可能会见到梦纱了。他却并不想以这种方式、在那种场合见到梦纱。

    世上有许多的修仙界,被天然屏障隔绝开来。每个修仙界,都由修仙者和从未接触休闲的凡人组成。仙缈界虽然修仙程度极高,但也是由凡人与修仙者两个社会组成,当然,此处的凡人世界比荒沿界里的凡人世界,在各方面都繁华发达出无数倍。

    经过数百万年的发展,各修仙界的前辈早已达成共识,不影响凡人界,并吸纳更多有资质的凡人修炼。记不清多少年前,多位问天期巅峰的修仙者,几乎用尽法力制定下了规则,特意影响凡人者,散功至死。无论是修仙者,还是魔道修魔者,都不会影响凡人的生活,至少不会屠杀凡人、参与政治诸类事情。

    仙缈界的凡人世界里只有一个大一统的帝制国家,国号为“维”,而修仙界由八大正道仙宗共同领导。白枫毕竟算是幻仙弟子,至少受到宗规约束。他要去凡人世界,必须向宗派申请,获得批准。

    从前需要梦纱的时候,她都会在第一时间出现,然而现在,想见梦纱一面,便要找到剑凝霜,死灵环的现任主人!梦纱的道侣!

    梦纱和剑凝霜的故事,白枫从沐语的口中知道了。这对仙侣的故事,当之无愧的千年之恋,曲折动人。相识相知相爱一千一百年,相伴走过无数生死关头,到后来八百年的苦苦等待,可以见得他们的感情是多么深刻。因为白枫,这对千年仙侣终能重聚。他们的故事越动人,白枫的心里便越难受。

    作为死灵环曾经的血炼主人,白枫从来没有答应过转让它给任何人,剑凝霜的行为是否算强盗行径?他从来没问过白枫,是否肯转让死灵环,而是强行破掉灵魂印记,植入自己的印记。

    白枫被毁去金丹后,死灵环内的灵魂印记就消弱了很多,其实几乎消失掉,只是白枫并不知道,以为是剑凝霜强行占有死灵环而已。

    不甘。然而没有任何办法。也不能表达出丝毫心里的想法。抢回死灵环么?他自己都耻笑这个设想,怎么可能?身不由己,意念不畅,每分每秒都是煎熬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