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也许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卷 青梅斜雨蕊平枝 第十四章
    森喜欢冬天,可以堆雪人打雪仗滑冰车。叶荫不喜欢,她怕冷。森说年可是在冬天过的呀。因为叶荫总盼着过年。不仅有新衣服穿,而且还有烟花。

    彦会给叶荫买各色烟花。树也给森买。森和叶荫会把两个人的放在一起跟别的小朋友比谁的花色多,也常常等不及,提前几天就开始放了。当然,还是会忍着好奇心把最喜欢的留在年三十晚上。

    森只放红色的鞭炮,把五光十色的烟花留给叶荫放。

    森觉得叶荫兴冲冲的笑脸在烟花的映衬下像年画上最美的娃娃。他看着她就莫名的笑了。

    那年冬天出奇的冷,几棵泡桐树冻死了。

    叶荫觉得很难过。

    春天来了,徘徊的林眉雅似是在寻找那几棵树。

    叶荫递给她一支早开的迎春花,林眉雅接过花自语道,花朵太脆弱,树也并不绝对的强大。冬天太冷,它还是等不到春天了。

    林眉雅非常清瘦,和以往有些不同,叶荫却又说不出有什么不同。她始终是叶荫心里的绿妈妈。

    也许年龄大了些,有了林眉雅的对比,叶荫看着荣的时候总有些失落。同样是妈妈,她从没有拿萍和荣比较过。大了以后叶荫也想过这个问题,百思不得其解,也许,她比较的不是两个同为妈妈的女人,而是描摹她心目中母亲的形象。

    荣在叶荫大了时数次说起自己怀叶荫时呕吐的痛苦,一次叶荫自言自语又像问荣难道这是不是我在胎儿时不喜欢来这里?让荣莫名的光火。

    荣真的搞不懂这个小女孩儿到底是怎么回事每天在想些什么。有时候她心情不好给叶荫几巴掌叶荫一滴眼泪也没有,可有时候她只说了几句叶荫便哭起来。

    叶荫轻易不哭,哭就会不停,如果可以的话,荣有时真希望手握生杀大权,举起她摔在地上一了百了。换个时候,她若心情好,也会给叶荫编各式好看的辫子或盘发。

    叶荫盘发很好看,每次梳盘发,她就会很骄傲的和伙伴们炫耀妈妈的手有多巧。一个小伙伴问叶荫为什么不天天编漂亮的辫子,叶荫说我妈妈忙啊没有时间。

    小孩子的世界总需要有些自豪来支撑,甚至假装被宠爱。有时候成人的世界还是会延续这种谎言,比如假装幸福。

    不知哪天起叶荫想到荣这么不喜欢自己,是不是自己是要来的孩子。她去问李姥姥,李姥姥说不是,问萍,萍也说不是。她不信,觉得大家是为了让她安心。在一次她听荣说她是林眉雅接生的,立刻就迫不及待去问林眉雅,林眉雅说,你是我接生的,没错。叶荫信了,她只信绿妈妈的话。

    叶荫有点失望。她无数次想象自己是被林眉雅送人的孩子,像大人们讲的故事里的情节一样。她没和任何人说过,包括森。这个想象让她觉得安慰,荣的辱骂也不那么难受了。

    荣生气时,会用最难听的话骂叶荫,在一个生理卫生课都要男女生分开上的年代,荣毫无顾忌的骂出那些字眼,叶荫吃惊得忘了害怕。

    荣这种样子会反复出现在叶荫的梦里,甚至在大学时还会梦到。梦里没了吃惊,只有害怕。一次又做了噩梦的叶荫被同寝的同学喊醒问她怎么了时,叶荫回答没什么,只是个经典的噩梦。是的,经典。

    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所欲不遂。

    喜欢的只存于想象,不喜欢的却如影相随,而其间伴随的所有情绪纠葛足够折损人生本该有的快乐。

    叶荫如此,荣何尝不也如此。

    所以,林眉雅带给叶荫的想象让她幸福得舒展。

    事实上,林眉雅一生未婚,更没孩子。甚至,小城里的人们说不清她的具体年龄,只知道她来自上海。因为家庭成分不好毕业分来了这里。

    没人说得清她的故事。

    她寂寞来去,小城里没有和她走得很近的人。虽然很多家庭受惠于她。

    临河的泡桐树不知为什么被砍倒很多,那年冬天非常冷,反常的冷,剩下的泡桐树也有些受了病,到了夏天,有一夜雨特别大,雷声震得小孩子们钻进大人的怀里,最大的那棵泡桐树也倒向了河边。也许因为长得太高,它的心越来越空。

    和大泡桐树一起离开的还有林眉雅。

    谜一样的林眉雅,谜一样的离开了。不知她是失足落入水中还是有意而为。总之,她就这样离开了。

    知道林眉雅死了,叶荫在河边树下坐了好久,下起大雨才往家跑,夜里发起高烧接连几天不退。彦本想安慰叶荫,说死亡并没有什么可怕,所有人都会死,包括自己。叶荫听到立刻大哭起来。这让本来心疼她病了的荣感到烦躁,她不懂一个小小的孩子为什么会这么多愁善感这么的麻烦。

    许久之后还会有人说起林眉雅,叶荫会很认真的听着但什么也不说。甚至彦也不知道她和林眉雅的交集。

    被大家记得也好忘记也罢,一切终归云淡风轻。也许,这正是林眉雅希望的。

    但叶荫会永远记得林眉雅,她是给了叶荫很多很多想象和慰藉的绿妈妈。

    一次叶荫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