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极品修真邪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4章 杀与不杀
    在他手上,杀个人还算回事吗?雷承天根本没拿正眼瞧叶凡。

    身边六名脚踩高梆靴的贴身保镖恶狠狠扑上去,猫着腰,快速移动方位,一个个从腰里亮出了锋利的匕首!

    “给我削!剁碎喂狗……哎呦!”雷少在两名保镖搀扶下挪到他老子身旁,不料雷承天巴掌一扬,用力抽了他一嘴巴子。

    不务正业,丢人现眼,怒其不争,恨其不强,雷承天两只金鱼眼瞪得滚溜圆。

    “雷老板!快,快叫他们住手啊。”潘局长大声疾呼,这阵势,是要当街杀人不成?无法无天,太不把警察局长当回事了。

    雷承天歪着厚厚的嘴唇冷笑,六个打手爆起攻击,寒光闪烁,气流锐啸!

    练家子!江湖人!

    普通保镖能把匕首挥出响声?叶凡嘴角现出一道阴森狞笑,砰!大理石地面瞬间塌陷,双腿灌注无匹巨力,隐隐有金芒透出西裤!

    呼——烈风卷过,有股灼烧肌肤的痛感,这名保镖咬牙将匕首猛戳向前,就听到嘭的一声,倒飞出几米远,摔了个四脚朝天,持刀的右臂无力耷拉着,匕首早飞没了。

    几乎是同一瞬间,叶凡双腿无比快速的连击,嘭嘭嘭嘭,腿脚和另外四人猛烈碰撞,像踢飞一口口破麻袋,爆发出沉闷的巨响,四名保镖在半空喷出漫天鲜血,如散开的烟花,连续倒地不起。

    皮鞋底横在最后一名保镖鼻梁前,对手冰冷的杀意惊得这名保镖将眼睛瞪到了极致,额头一滴冷汗无声滴进眼角,手一颤,叮零!匕首掉在了脚边。

    叶凡脚腕抖动,砰!鞋底印在对方脸上,保镖直挺挺仰面倒下,鼻口喷血,两眼一翻晕死过去。

    叶凡踏过那只手,鞋跟微动,躺在石板上的匕首噌一下跳起,落到他的手心。

    “好!有能耐!有胆气!”雷承天不惊反笑,拍掌竖起粗粗的大拇指:“人才!”

    之前见叶凡的身手还不是特别震撼,这一次,李丝寒瞪大了眸子,重新打量起这个酷酷的男人,该怎么形容此刻的心情呢?有发现新大陆的惊喜,也有点莫名的激动情愫,每个女孩内心深处都藏着英雄情结,李丝寒也不例外。

    潘胖子抹了把冷汗,和罗市长交换眼色,忙上前斡旋:“叶先生,雷老板,有什么话不能说开,大事化小,小事化无,把酒言欢岂不更好?”

    “对对,老雷啊,你这个省劳模要起带头作用啊……”罗市长也笑着帮衬。

    雷承天仰头哈哈大笑,大手一挥,痛快说道:“行吧!小子,之前一笔揭过,你跟我混,包你享不尽荣华富贵!”

    “这个……”两位大员讪讪瞧向叶凡,这话,他能听进去吗?

    怎么可能!

    叶凡放声一笑,丢掉烟头,拎着匕首慢吞吞走向雷承天,众保镖怯怯向后退让,个个眼神惊恐不敢与他的目光对视。

    “雷二痞子,你还记不记得这里曾经是什么地方?”

    叶凡这话一出口,雷承天脸色攸然一变,阴沉沉能掐出墨汁来。

    “八年前,这个地方叫瓦子街,十三户瓦屋平房,一座孤儿院。”叶凡的脸上不再有一丝笑容,整个人的气势渐渐冰封,冷得叫人发颤。

    “孤儿院的老人叫徐光福,六十六岁,靠捡破烂收养二十多个孩子,不拿政府一分钱。”叶凡缓缓道来,手上的匕首却激烈旋转,刺眼的白芒比那霓虹还亮。

    每个人都在认真倾听他的故事,场面一片诡异的静。

    “邻里内外,互相帮扶,虽苦却乐在其中,生活尚有希望……”叶凡仰头看向星空,胸口中一口闷气悠悠呼出,眼神骤然闪过一道冷芒,死死锁定雷承天!

    这一眼,让天不怕地不怕的雷二痞子打了个哆嗦,身不由己向后退了一步。

    “是你,把他们的希望浇灭,是你,在三更天推倒瓦舍住宅,活埋十四条人命!”叶凡脸色狰狞,嗜血的视线穿过几米远的距离,似要活吃了他一般。

    咣当,雷承天撞上了身后的林肯轿车,颤指着叶凡,语无伦次说道:“你……你胡扯,诬,诬陷!”

    “你还怕人诬陷?”叶凡缓缓越过保镖防线,无人敢阻挡在他面前:“这些年,死在你手上的人能组成一个连队了吧?我,就是当年徐光福收养的孤儿!今夜找你讨回血债,十四条人命的血债!”

    无形中叶凡周身爆发出凛冽的天罡战气,逼人后退,不可直视,那股浩然正气,扫荡一切邪念、污秽,直冲雷承天身前。

    “没有!”雷承天在他的庞大气势压力下几乎崩溃,嘶声吼起来:“就那一个老东西,两个小孩!”

    “承认了?”叶凡哈哈狂笑,扭头向潘胖子、罗眼镜说道:“听见没有?他招了,杀人偿命,你们说他该不该死?”

    “这……法律一定会秉公处理……”潘局长满头大汗答道。

    “对,对,老潘,这案子你亲自抓。”罗市长摘掉眼镜,擦了擦汗。

    雷承天若是倒下,他们也没有好果子吃,收受的贿款和美女这一项足够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