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极品修真邪少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正文 第10章 门口扬威
    李丝寒瞥瞥他的旧旅行袋,故作淡定地说道:“你那里面装的什么东西?”

    “啊哈,你说的是这个啊……一般人我不告诉他。”叶凡嘿嘿奸笑起来,小样,还不是没忍住,偷偷翻看别人的东西?

    李丝寒撇撇嘴冷哼道:“那好吧,吃完早点,我送你去车站,来历不明的人,哼,身份特别危险。”

    这不是威逼利诱是什么,叶凡话锋一转,得意洋洋说道:“老婆当然算例外的啦!等一下,我们单独细说。”

    李丝寒自动过滤掉老婆两个字,继续谈交易:“还有,房租每个月5号必须上交,押金么,看你这落魄样,先免了吧,月租八百,包水电不还价。”

    八百?叶凡暗暗盘算了一下,裤子屁兜里只有一百块零五毛,半个月都不够。

    先住两天半再说,等花点无聊时间泡上这妞,到时候还用分彼此?

    “没问题!成交!”

    两人各有一番算计,电梯门一打开,入眼的景象让他们一愣。

    公寓楼道旁的住户防盗门紧闭,门旁却站着蹲着四名脸色不善的男子。

    为首的光头大汉一身刺青,肌肉扎实,嘭嘭嘭狠拍面前的铁门,另外三人叼着烟笑眯眯转过头,其中一名花衬衫男子扫一眼李丝寒,脸上浮起婬笑,扬声嘿嘿说道:“呦,来了个靓妹,干什么的?”

    “你们干什么?”李丝寒冷冷质问:“这里是私人住宅,麻烦你们出去!”

    “呵,出去?”花衬衫歪嘴站起来,向光头使了个眼色:“黑豹哥!”

    黑豹扭头瞥一眼,对着防盗门吼道:“小妞,老子知道你在屋里头!识相的快你妈开门,哥几个准把你伺候舒坦了,别以为躲得过初一躲的了十五!你大哥欠债跑路,哥几个认定你了!草!”

    光头一阵骂骂咧咧,转身又朝门重重踢了一脚,凶狠的眼神收回来,上下错眼瞅着李丝寒,大嗓门喝问:“小妞,你住这里?”

    “关你什么事?死开!”李丝寒绝不是好惹的女人,尤其是碰上恶棍、地痞的时候,战斗力猛飙。

    早上出门还好好的,现在竟然被讨债的黑社会围上了门,看到他们这副肮脏的嘴脸,李丝寒心底就异常反感、厌恶。

    “嘿!”黑豹哥回头和三个小弟相视一笑,吐了口唾沫,晃着步子走上前:“这妞对胃口!,哈哈,不如跟哥混,有肉吃,有酒喝!”

    他那只毛茸茸的手掌伸出一半,还没碰到李丝寒的裙角,就被一只手牢牢捏住,咔咔咔咔传出骨头错位的恐怖声响!

    “啊呀!”光头豹哥发出不似人的惨叫,他能感觉到自己的右手已经被捏碎,痛不欲生,身子歪斜着,额头大汗淋淋,两只眼痛苦地瞪圆了,一霎那间,传递出不敢相信、求饶、惨痛种种神色。

    花衬衫几个丢掉烟头惊跳起来!

    “干!”

    看到黑豹一招被困,三人齐声使眼色掏出*叫嚣着扑上来。

    叶凡嘴角挂着邪邪的笑容,手上再次使力,竟然,竟然从指缝间攥出了几滴血水!

    “混蛋……你们要老子残废啊!”豹哥哭天抢地的嚎声惊住了三个小弟,左手抱着右臂,双膝跌倒跪在地板上!

    “黑哥!”“豹哥!”三人惊颤的目光狂跳不停,那只手,该变成什么样啊?

    李丝寒再一次被叶凡的身手深深震惊,迟疑地看着他,不知该不该插嘴。

    “滚吧。”叶凡震住了这几个混混,不想再多费时间,松开了手指,在豹哥的背心上抹了抹血污。

    所有人都看到,黑豹的右手已成了蜷缩在一起的鸡爪,几个指缝间皮肤撕裂,血迹斑斑,骨头都露出了惨白的印茬。

    太凶残了!

    “黑豹哥……”花衬衫哭丧着脸,瞧一眼老大的手,便再兴不起挑战对抗的念头。

    “走!”黑豹也算识场面,知道惹不起,强撑着剧痛,咬牙向外奔去。

    两人扶着老大,一个去按电梯。

    叶凡的眼神扫过楼道走廊,慢悠悠说道:“回来。”

    四个人刚刚一脚踏进电梯,闻声心里头齐齐咯噔一下,惊恐扭过头来。

    “大哥……老大……你,你还有事?”花衬衫迟疑开口。

    叶凡淡淡笑道:“烟头,吃回去!血,舔干净!”

    “啊?”三个小弟互相瞪圆了眼,瞅着那些血迹和烟头,喉头不自觉地吞咽几下。

    黑豹哥心一横,破口大骂:“都他妈聋了?吃!”

    “是是是。”花衬衫三人低着头,赶紧去捡各自丢下的烟蒂,丢进嘴巴里嚼烂,皱着眉头吞下。

    叶凡瞥瞥黑豹哥,眼神又挪到那几滴血上。

    黑豹咬着牙,走回来,蹲下身子,就要*地板。不舔,今天过不了这一关,恐怕要横着出去啊。

    “算了吧!”李丝寒于心不忍,拉了拉叶凡的衣角。

    黑豹一听这话,动作停在那里,刚伸出的舌头耷拉着,楚楚可怜的目光仰望着这个笑里藏刀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