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矩阵游戏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三章 超能力刺客开局
    有句话叫做——“手中有粮,心里不慌。”

    这句话是相比于吃了上顿没下顿,未来根本就没个着落与保障的情况而言的。

    如果手里资源丰富,或者艺高人胆大,或者胸有成竹……反正只要有本钱有应对方式,人就会淡定许多。

    至少对于即将可能发生的困境,不会那么的在意或者心慌,有充足的底气去面对。

    就像是之前的莫宸,因为被逼到了绝境,满心都是悲观绝望的情绪,想的都是如何确保安全,或者治疗自己的伤势,争取活命的事情。

    这真的是相当悲观的方向了,一切都只是为了活命而已。但是现在呢,仅仅只过去了几分钟的时间。

    他的思维却就已经完完全全的拐向了另一个方向,甚至已经开始认真考虑着怎么在这场动乱之中插一脚了,至于害怕担心……

    那是什么东西?能吃吗?

    也许的确有些膨胀的趋势,但是其中也必然有其他的因素在内,例如说……他在几分钟前刚刚才差点儿被人杀死,同样也是第一次杀了人,双手染了血。

    人类的矛盾就在于,一边恐惧自己竟然杀了人,一边为了活命又再杀了第二个。

    并且发现有了第一次就有第二次,杀人其实是如此简单。

    如果仅仅那只是单方面的杀了人的话,那还不至于太严重,但最怕的就是莫宸这样的情况——他在那之前差点儿被人杀死,而且是真真正正的逼近死亡线,在生死边缘走了一遭。

    中了一枪,被刀子捅个对穿,大量失血,意识模糊,身体沉重……

    这种感觉绝对不好受,是一种仿佛整个人沉入深海,拼命挣扎,却还是被巨大无情的水压逼下去,距离海面越来越远,越来越窒息的感觉。

    意识到自己正在逐渐死亡,正在逐渐沉入巨大黑暗的深渊,这种体验……真的是相当的糟糕难耐。

    不但是身体上的情况迅速恶化,以及精神思维上的模糊迟钝,最重要的就是意识到这件事情本身,才是最可怕的。

    死亡本身足够恐怖,但是更加恐怖的是。

    你居然意识到它的到来,却只能够眼睁睁的看着,自身根本无力阻止……

    现在虽然已经恢复了过来,甚至要比任何普通人都更加健康强壮,但是这并不能够改变莫宸之前的经历与感受。

    他的心中,现在依然还留存着刚刚的那种隐隐的后怕,极其迫切的需要发泄出来的怒火。

    所谓物极必反,人尤其常常陷在极端的情绪里,但是如果恐惧紧张过了度的话,反而就会让人无端暴怒起来——

    就像是有些人在鬼屋里吓得只会一味的尖叫,而有些人却是会反过来,疯狂的去追着“鬼”来打。

    这种情况一般而言,并不是说后者就要比前者勇敢、有胆色得多什么的,而是他们其实被吓得更加够呛,已经完全失了分寸。

    此刻的莫宸,就是隐约有着一点儿这么样的趋势,他自己并没有意识到。

    不过也并不严重,随着时间推移应该会慢慢的冷却下来。

    ……

    ……

    悄无声息的出现在一栋高楼的上面,一边俯视着下方混乱的屠杀后的寂寥街道,莫宸一边觉得自己似乎已经开始多少适应了这种移动方式。

    但是精神上却似乎明显的有些疲累了。

    貌似使用界外魔印记赋予的魔法能力的时候,不但需要消耗魔力,而且对于自身的精神本身也是一种负荷。

    但是问题就是他还没有用上几次的魔法能力,只是以半分钟为间隔,每次等到魔力恢复到差不多的时候,才再次进行下一次的瞬移——也许是需要继续适应性的锻炼?

    没错,每次使用瞬移消耗掉的魔力,大约需要半分钟左右就能够完全回复,这是莫宸清晰的感知到并且估算得出的结论。

    只是尽管魔力的总量有着足够支撑连续使用四次魔法能力的程度,按照最少消耗魔力的一次当作一个单位来计算,他的魔力上限就是有着四个单位。

    但是……

    也许是因为当初《耻辱》这个游戏,给莫宸留下的某种深刻的认知印象的影响吧,他下意识的不敢连续使用魔法,生怕出现什么问题。

    这里的问题倒不是说界外魔印记会掉什么链子,或者是在关键时刻出什么问题阴你一把,那个家伙不会做这样的事情。

    怎么说呢,应该说是游戏本身的问题,毕竟那个游戏的宣传片都是相当爽快暴力的。

    ——超能力刺客无所不通,瞬移暗杀、嗜血无双、实体附身甚至是扭曲时间,上天入地,什么都做得到,不管是贫民窟还是皇宫,都能够像是割麦子一样轻松杀遍。

    然而实际上呢?

    游戏中给予了玩家太多强大的能力与道具,但这些能轻易摧毁敌人的能力,却是与一般玩家想要看到“好结局”的意愿是近乎完全冲突的。

    而且在魔力设计方面的游戏机制,也让玩家根本就不敢放开手脚……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