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红楼大官人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八、主角来了
    ♂? ,,

    薛文龙慢悠悠的走了出来,脚步浮乱,且摇摇摆摆的,一看就是大病初愈的样子,他走到了灵前,推了推王嬷嬷,好么,没推动,还差点闪了自己的腰.

    王嬷嬷瞪大了眼睛,警惕的看着前面,嘴里还说,“哥儿别出来,免得这些人脏了的眼睛。”

    薛文龙摸了摸鼻子,没办法,一弯腰,从王嬷嬷的腰下溜了出来,他双手背在身后,怪眼一翻,一副目中无人的样子.

    “怎么今个灵堂倒是成了堂会,唱念做打一应俱了?真是好生热闹啊。”

    这时候似乎大家伙一时间被薛文龙给震住了,薛文龙见没人说话,轻笑了一声,转过身来,见到灵前放了一个官帽椅,薛王氏坐在椅子上,面如淡金,双目微闭,薛宝钗扶住薛王氏,脸色十分焦急,薛文龙领起长袍的下摆,潇洒的转了个身,朝着薛王氏跪了下来.

    “不孝儿子让母亲担心了,”他的脸上露出了坚毅之色,似乎决定了什么,磕了三个头,“请母亲放心,日后再也不会让母亲难过了。”

    这又是让大家伙大吃一惊,薛蟠虽然不是忤逆的儿子,可也从未这样礼数周到过。

    薛王氏大概是这时候神思已乱,不知道薛蟠跪在面上说什么,点点头,只是流泪不已,薛宝钗瞪着一双美目看着薛文龙,好像自己的这个哥哥,和以前相比较,有些不同了,可若是真的要她来知悉分辨,似乎也说不出来什么,总之是一种十分玄妙的感觉。

    薛文龙看了看薛王氏,对着薛宝钗说道,“妈的身体不好,赶紧扶着妈下去,请大夫来瞧一瞧。”

    他的话语十分沉稳,带着不容否决之意,薛宝钗不由自主的点点头,想要把薛王氏扶起来,薛王氏却好似在梦中惊醒一般,“不,我哪里儿也不去,就在这里,”她侧过头,看着摆放在灵堂之中的棺木,眼中不由得泪如泉涌,“老爷在这里,我哪儿也不去。”

    薛文龙点点头,“妈既然不愿去,那就坐着休息一会。”

    他站了起来,转过身,扫视了厅内诸人,有两个孩童扶着一位咳嗽不已的妇人,显然这就是对着母亲出言相帮的二房太太了,这是滴水之恩将来应该涌泉相报,毕竟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薛文龙挥了挥袖子,“来人啊!”

    站在薛王氏身后一个垂着手的老头子站了出来,“大爷。”

    “给二太太端个椅子来,二太太的身子不好,没有让她站着的道理,有没有点眼力见的!”薛文龙也不知道这个老头子是谁,大约是管家之类的,一般来说,这样的老家人都是忠心耿耿的,老头子连忙应了一声,薛文龙又加了一句,“给我也搬一张来!”

    薛文龙吩咐完,又朝着二房太太点了点头,怪眼一翻,继续看着头上的白绣球默然不语,这样一番做作,跪拜行礼,又温言宽慰,似乎和大家伙说的事儿一点关系也没有,可薛文龙的身份在此,不管如何,大家都是不能越过他的,何况他又来把之前的话头打了岔,这会子突然之间似乎大家都不知道如何接话了。

    厅内一片安静,只听到偶有抽泣之声,还是那一位五老爷,厚着脸皮微微一笑,“原来是蟠哥儿来了,这会子身子大好了?从太湖石上摔下来,没什么妨碍吧?”

    这时候老家人的椅子已经拿到了,二房太太被两个孩子扶着坐下,薛文龙也大摇大摆的坐了下来,他和薛王氏就这样高踞于上,分别坐在了棺木的两边,他趁着坐下来的时候,瞥了一眼说话的五老爷,看上去是个忠厚人的样子,长得倒是有些像三国演义里面的刘备,怎么也好意思做出这样龌蹉的事情来呢?

    是极,大奸似忠,说的就是这个道理。

    薛文龙沉默不语,王嬷嬷这时候见到大家伙都似乎停下了手,于是把擀面杖一手,抱在怀中,犹如护法神韦陀一般的守在薛文龙的身后,怒视众人。

    那个八房的人,算起来应该是薛蟠的八叔,见状又跳了出来,他的孝帽戴的歪歪的,嘴角带着油渍,似乎从那里大吃大喝了回来,长得实在算不错,十分的俊美,只是有些油头粉面的感觉。

    薛文龙前世最讨厌的就是这些仗着身世和脸蛋到处招蜂惹蝶的小白脸,相由心生,这一个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八叔跳了出来,“蟠哥儿,虽然年轻,论理,八叔不应该和计较,可咱们薛家是名门望族,礼法大如天,五叔问好,倨傲无状不说话,还大喇喇的坐着,咱们长辈都没坐着,倒是坐下了,可真真是无礼之徒!”

    薛文龙怪眼一翻,“是什么人啊?”

    八房的青年气急,“好个薛蟠,八叔当前,居然假装不认识,可笑可笑!族老们都在这里,大家伙说说,这样不孝的人敢怎么处置!”

    任何时候,大概除了日后的天1朝之外,族老都拥有着巨大的权力,评定一个人是否孝顺,初步评选就是有族老平定的。

    更别说,要安排什么奸夫**浸猪笼之类的活了,都是族老们干的,这时候还不能让族老出声。

    若是让族老出声,只怕是舆论压力自己是第一个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