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品娇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09章 蛇蝎美人
    那男子冷冷道:“不必多问!你如实回答就行。”

    陆若晴眼神闪了闪,反问道:“要是我如实回答了,你却杀我灭口呢?我才不告诉你。”

    “你不告诉我,我便会真的要杀人灭口。”

    “那也好,黄泉路上有个伴儿。”

    “……”

    屋子里,一阵压抑的寂静。

    那男子沉默了片刻,妥协道:“行!我答应你,只要你肯如实回答,我就保证不害你性命。”

    “你发个毒誓。”陆若晴不依不饶。

    “毒誓?!”那男子实在是不耐烦,但是之前那蚀骨钻心的疼痛,又叫他不得不退让,忍耐问道:“行,我发。”

    “你叫什么名字?”陆若晴问。

    “问这个做什么?”那男子面色不解。

    “发誓不要名字啊?”

    那男子静了一下,才道:“北铉。”

    “皇天后土在上……”陆若晴开始一句一句的教。

    “皇天后土在上……”北铉则一句一句的学。

    陆若晴接着道:“我北铉对天发誓,只要陆姑娘告诉我洗澡水的药方,就保证她的性命安,不会伤她一分一毫,否则断子绝孙永失所爱!”

    北铉拧眉,“果然最毒妇人心。”

    陆若晴问他,“不发了?”

    北铉实在不想再受万蚁噬心之苦,况且北铉并非真名,发再毒的誓都无所谓。于是耐着性子学她,一字一句的发了毒誓,“……断子绝孙永失所爱!”

    陆若晴眸光清明,看向他,“你的名字是假的。”

    北铉顿时目光一凝,“何以见得?”

    陆若晴勾起嘴角,“你方才分明不愿意发那个毒誓,可是一转眼,就毫不犹豫的发了。只怕北铉这个名字,根本就是你随口捏造,毫无诚意。”

    事实的确如此。

    但是,北铉却没有耐心了。

    他的脸色寒凉,“你说不说?”

    陆若晴坚持,“你用真名再发一遍毒誓。”

    “罢了。”北铉忽地拔出了剑,凉凉道:“既然你不肯说,那就杀了你,再问你的下人。”

    陆若晴没想到他突然就翻脸。

    不过呢,方才她啰嗦那么多,也不是真的相信誓言。而是故意东拉西扯,好让对方觉得她是有所依仗,所有的话都是真的。

    “等等!”她赶紧后退了一步,翻出了最后的底牌,“洗澡水里面根本没有药材,只有玫瑰花瓣,所以……,其实是我下了毒。”

    “你下毒?!”北铉很是意外。

    “我也没有办法!”陆若晴目光灼灼看着他,咬牙道:“你随时都可能要杀了我,或者坏我名节,我又岂能引颈就戮?所以,我只好用戒指里的药粉,给你下了一点点毒。”

    “然后用来要挟我。”北铉阴寒的笑。

    “我难道不应该为自己的性命考虑?这是人之常情。”陆若晴说得理直气壮。

    “你这是找死!”

    “我那是为了自保!”陆若晴后退了一步,继而道:“那三个时辰发作一次的疼痛,叫你十分煎熬吧?只有我才能配出唯一的解药,所以你要是杀了我,你也活不成了。”

    北铉气极反笑,“好,很好。”

    “你放了我,我回去给你配解药,然后送给你。”陆若晴怕他痛下杀手,又道:“我不知道你什么时候还会杀我,所以解药不是一次性的,每个月送一次,各自相安。”

    “各自相安?”北铉带着一股浓烈的杀意逼近,用力捏住她的下颌,眼神寒凉,“看来,你不光是天生贱种,更是天生蛇蝎!”

    一个女人,居然在洗澡的时候随身携毒。

    只有蛇蝎才配得上她了。

    陆若晴微微蹙眉。

    不是因为他的威胁和辱骂不舒服,而是他的靠近,让她身体本能的感觉很是抗拒。

    这种厌恶的感觉,仿佛……,在哪里似曾相识。

    “解药给我!”北铉的耐心似乎已经用尽,浓浓杀气升腾。

    “你捏疼我了。”陆若晴感觉下巴咬碎了。

    “给我!别指望我会怜香惜玉……”北铉的眼神嘲讽无比。

    可是话音未落,他便身体猛地一缩,接着整个人都弯了下去。仿佛正在承受某种巨大的痛苦,即便坚强如他,也是蚀骨钻心难以忍受。

    陆若晴嘴角微微勾起,看着他,“药效的时辰到了。”

    没人忍受得了。

    北铉猛地抬头,脸上表情有些扭曲,咬牙道:“立即给我解药!”他毫无征兆的一跃而起,扼住她的脖子,“否则,我现在就杀了你,让你见不到明天的太阳!”

    陆若晴感觉快要窒息了。

    她艰难道:“你松开,我现在……,现在就给你解药!”

    北铉当即松了手。

    陆若晴不住的呛咳,“咳、咳咳……”却怕北铉再次发难,赶紧从怀里摸出一个小药瓶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