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一品娇娘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1章 家事
    陆若晴停住脚步。

    云太君故意叹了一口气,扯谎道:“都怪娇蕊,她因为偷了筝儿的玉佩受罚,却胡乱攀咬,说是你指使她偷的,所以筝儿就傻乎乎的信了。”

    玉佩?娇蕊?呵呵,都是扯淡!

    陆若晴心里一清二楚。

    陆筝儿到处造谣坏她清白,加上王官媒作证,肯定被云太君狠狠骂了一顿,所以对她怀恨在心。方才陆筝儿就是要找她对质的,结果却被云陆氏拉走了。

    祖母是在胡说八道。

    不过现在,她心里被桓王和萧少铉所纷扰,暂时没空跟陆筝儿计较。于是,便顺着祖母的话点头,“原来是这样啊。”

    云太君道:“就是这样,一点鸡毛蒜皮的小误会。”

    陆若晴微笑道:“既然是误会,那我就不担心了。”

    她表现的很是通情达理,一派大家闺秀的风范,几乎无可挑剔。

    云太君便想夸几句,缓和气氛。

    陆若晴又道:“只是筝儿妹妹年纪小,心智不定,难免被奸诈的下人们给哄了。回头祖母得空,再挑几个好的丫头给筝儿妹妹,免得再起误会。”

    这话,几乎是在直说陆筝儿蠢了。

    云太君的笑容便有点僵硬。

    陆若晴不等祖母多想,便站起来告辞,“我给姑姑带了红豆酥,给筝儿妹妹带了糖糕,顺路给她们送过去。”她笑得甜甜的,“正好,还能和筝儿妹妹解释几句呢。”

    云太君眉头微跳,当即吩咐心腹陪房道:“桂妈妈,你帮着若晴拿东西过去。”

    “哎。”桂妈妈当即跟上。

    陆若晴心里很清楚,云太君这是怕陆筝儿说错了话,故意叫桂妈妈跟去盯着的,只是懒得去揭穿罢了。

    反正啊,她现在不急着为难陆筝儿。

    陆若晴到了后面暖阁。

    “若晴来了啊。”云陆氏今天笑得格外热情。

    “姑姑,你要的红豆酥买回来了。”陆若晴也笑得很甜,仿佛心情很不错的样子。

    “哎呀,劳烦你了。”云陆氏稍稍放心,夸张道:“你这出去了半日,累了吧?我刚让丫头泡了武夷大红袍,来喝点儿,正好润一润嗓子。”

    “多谢姑姑。”陆若晴笑着客气,却没有真的喝茶,而是取了糖糕出来,“这个……,是我给筝儿妹妹带的。”

    “好啊。”云陆氏的笑容僵了一下。

    “筝儿妹妹呢?”陆若晴故意问道。

    “呃……”云陆氏眼里闪过一丝乱,继而强笑,“哎呀,若晴你真是有心了。筝儿啊,她正犯困在睡觉呢,等她醒了,我再叫她给你道谢。”

    陆若晴心下轻笑。

    犯困?刚才陆筝儿还活蹦乱跳的,想要上天呢。

    她抿嘴一笑,“好,那就等筝儿妹妹起来再吃,我先回去了。”

    云陆氏赶紧送她出去,“若晴,慢点儿走啊。”等人走远了,方才暗自松了一口气,结果刚转身回屋,就见陆筝儿冲了出来。

    屋里气氛不好,丫头们都悄摸摸的退了出去。

    “我才不吃她买的东西!谁稀罕?!”陆筝儿抓起糖糕就摔,嘴里骂道:“当面笑得好,转身就下刀子投毒,简直就是一只笑面虎!”

    结果糖糕摔破了,砸得一地糖浆,反而溅得她裙子上黏糊糊的。

    陆筝儿不由更加恼火了。

    “行了!发什么疯?”云陆氏不悦道:“那事儿本来就是你不对,还发什么脾气?像你祖母说的,要是流言蜚语真的传开,若晴的名声坏了,也会连累你的名声啊。”

    “可我没有派人去找王官媒!”陆筝儿气愤叫道。

    “不是你,还能是谁?”云陆氏也不高兴了。

    “是她!是她!”陆筝儿咬牙切齿,恶狠狠道:“肯定是她听说了下人们嚼舌,故意派人去找王官媒,然后联合起来诬陷我……”

    “够了!”云陆氏一声喝斥,打断反问:“若晴她疯了吗?自己派人跑去找王官媒,说她名声坏掉了?她是脑子进水了啊?简直荒唐!”

    陆筝儿气得想哭,“她就是想故意陷害我!我是冤枉的。”

    “你还冤枉?”云陆氏上火道:“娇蕊都承认了,是你收买了下面的小丫头们,让她们故意四处嚼舌,败坏若晴的名声,还想抵赖?”

    陆筝儿哭道:“这事儿是我做的,但是……,我真的没有找王官媒啊。”

    云陆氏见她反应如此剧烈,忍不住有点动摇,“真不是你?”

    陆筝儿叫道:“不是我,不是我!”

    “那也不可能是若晴啊。”云陆氏思量分析起来,“不能吧?要是真的如你所说,若晴才这么小的年纪,就……,就如此的会算计人,那岂不是成妖怪了?”

    特别是,今天陆若晴还表现的一派云淡风轻,仿佛毫不知情。

    这得多深的城府才做的出啊。

    陆筝儿气哭,“就是她!我早说她是城府深了。”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