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南柯一梦终须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四章 悸动
    “哗啦”

    长林竹道中,阵风忽起,惊得林中鸟儿纷纷攘攘,拂得山中玉竹翠浪波涛,落叶纷纷。

    扬灵尚未从方才江离带来的恐惧中走出,一双失神的眼睛便是直直地看着溪流环绕的那片空地,这阵风刮得她的衣裙纷飞,那失神的眼睛方恢复些活力,只是,这活力稍纵即逝,马上便被恐惧所吞噬……

    扬灵脸色煞白,心跳如擂鼓,她双眼瞠大,死死地盯着不远处的那片空地,听着四周熙攘的动静,生怕一不注意便跳出什么妖魔鬼怪……

    “啪”

    突然,一道微不可察的声音于她身侧响起,右手手腕处尚留有被触碰过的力道,这力道犹如毒蛇之毒,瞬间便侵入到了扬灵的心脏一般,扬灵煞白的脸上渗出了丝丝冷汗,收紧的指尖已是握得发白,白玉般的脖子上的咽喉抽动了几下,只是,那声尖叫尚未形成……

    “施主,请问,这可是已是晋城内了?”

    一声稚嫩的童声在扬灵的身侧响起,语气有些苦恼。

    听见这孩童声音,扬灵的尖叫尚且噎在喉咙中,山葡萄似的眼睛此时蒙上了一层水雾,看着这莽莽竹海,似乎多了几分缥缈之意,一时之间,口中竟说不话。

    “施主,施主……”

    “施主,你还好吗?”说着,一个白胖如粉团般的小拳头在扬灵面前挥了挥,继续道:“施主,可是被方才那阵风给迷了眼睛,怎么眼睛红红的?”

    听着这奶声奶气的声音,扬灵本是惊恐到极致的心中此时冒出一阵邪火,直冲脑袋,扭头瞪了一眼身侧的小沙弥,葱白似的手指指着小沙弥的鼻尖,骂道:“你这小和尚,竟然敢在本小姐身后做这鬼鬼祟祟之事!可知本小姐随时随地便可要了你的脑袋!”

    只见身侧一身灰色僧衣的小沙弥挠了挠光秃秃的脑袋,两道眉毛几乎要皱成毛毛虫了,澄澈的眼中有些委屈,撇了撇嘴巴说道:“师父让小僧前来晋城历练,可是小僧因贪图一时便利,不曾想吓到了施主,真是阿弥陀佛……”

    “你这小和尚,平白无事冒出来,吓到本小姐,岂是一句阿弥陀佛便可了了!”见身边不过是一个六七岁的幼童,扬灵娇蛮的性子便又恢复了。

    小沙弥那眼珠子转了转,咧嘴一笑,道:“施主莫恼,相逢即是有缘,你我在这莽莽竹海中相遇,便是佛祖的用心良苦,施主为何一人在这外边?说出来,说不定小僧有法子……”

    说着,小沙弥的眼神似有意又似无意地往小溪环绕处瞄了一眼,很快的一下,快到连扬灵亦无留意。

    “我……”

    扬灵一时语噎,她方才竟生出与这小孩诉苦的念头,想想便觉得好笑,只是,她抬眸看了一眼那片空地,眉头一皱,扭头便往前走,道:“小和尚,既然你的佛祖将你派来,你便为本小姐引路,待本小姐心情好了,便饶你一命,如何……”

    既然他们将她落下,为何她便要在此候着!她不仅不等,她还要回宫,告上一状,她不好受,其他人便别想着有安生的日子……

    闻言,小沙弥眉梢微挑,急忙说道:“小僧……”

    “废话莫要多说,若是多说了一句让本小姐不乐意的话,那你便去见你的佛祖吧……”

    听着这话,小沙弥不解地皱了皱眉毛,只是,也非常听话地噤声了……

    “姑娘,姑娘想什么呢?如此出神?可是仍在为此画惋惜?”修远轻轻敲了敲桌面,关心地问道。

    宋南柯回过神来,嘴角忍不住地往上扬,轻快地说道,“没什么,只是见画中太后那双秋水明眸,一时间竟被吸引住了,便有些走神。大侠说得亦有理,这画终究是死物,生者为大,能将太后唤醒,亦算这画死得其所了。大侠,可还有事?”

    修远抬头看向庭院那刺眼的日光,回道,“淳于棼在这南坡竹林修炼已有四十来年,想来修为定是不弱,若是此时强行招魂,怕是他多有抵抗。而今夜子时三刻乃阴气最盛之时,亦是招魂幡威力最强之时,我们便在今夜招魂。”

    宋南柯点了点头,问道,“虽说我不懂这招魂之法,但是大侠如此胸有成竹,我自是十分信赖大侠,只是,不知我有什么可以做的?”

    这事关断念,她亦不好翘首观望。

    修远微笑着看着宋南柯,这个总能燃起他心中那团温暖的女子。但似乎他已经独来独往惯了,一时之间对这有些许不适应。

    便轻轻回道,“这招魂之法并非繁琐之事,姑娘在一旁看着即可。只是,这绿玉小筑的结界十分强势,鬼魂是无法穿过,所以我们需在结界外招魂。而且这招魂幡毕竟是地府镇压恶鬼所用,怕是上面亦有穷凶恶极的妖魔精气,所以,到时听到任何动静,姑娘切记勿要离开我的身边。”

    宋南柯咽了咽口水,她愕然地愣住,心中自是惊恐万分。妖魔鬼怪这类生物,于她,是存在于影视作品中的。鬼片,她尚且不敢看,更莫说与恶鬼来个面对面了……

    “姑娘莫要过于担心,我自会保护好姑娘的安危,定不会让姑娘陷于危险中!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