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南柯一梦终须醒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 缥缈界
    南坡竹林,竹海莽莽,翠竹,绿得仿佛要流动。茂盛的枝叶透不进一丝风,挺拔得直插云霄。只是,在这如诗如画的美景前,昨夜那修罗炼狱般的残酷似乎不曾留下一丝痕迹……

    “啊……醒了,这位施主醒了!”

    修远的眼皮颤了颤,窗外的日光刺得他有些睁不开眼,剑眉微蹙,心中似乎有一股压抑的感情在乱窜,只是,那稚嫩的童声在他耳边搅得他脑子一片混乱,一时之间,竟想不起来……

    “哒哒”

    那稚嫩的声音落下后,门外传来一阵急忙的脚步声,听着那渐近渐响的声音,以及鼻畔飘来了的阵阵脂粉香味,修远有些艰难地睁开眼睛,只见一个模糊的粉色身影在他面前来回走动,心中竟升起一阵若有若无的失望。

    扬灵看着那苍白且失神的脸,一时之间,眼睛竟然有些酸涩,微微哽咽道:“修远大哥,我是扬灵,你可是觉得身上伤口发疼?”

    说着,扬灵的眼中不禁看了看修远那裹满了纱布的上半身,心中泛起一阵疼痛与羡慕,昨夜,眼前这位男子,她心仪的男子,不要命地挡在那绿色身影前,哪怕身上银白的衣裳已被染成一片血红,却不曾移开半分……

    “扬灵?”修远干涸的嘴唇一张一合,一阵嘶哑且十分疑惑的声音传出。

    听着这声音,扬灵使劲地点点头,便是连眼中的泪意点点亦顾不上了,正满怀期待地等待着下文。

    只是,一声过后,修远本是苍白的脸上,此刻瞬间失去了血色,惨白如纸,双眼瞠大,用力之大,竟生出了一片血红……

    “修远大哥?修远大哥?小和尚,这是怎么回事?你不是说修远大哥已经没事了吗?”

    看着修远突如其来的抽搐,扬灵一时慌忙得手都不知该如何安置,因为修远身上包裹着纱布,她亦不敢随意触碰他,她只好扯着小沙弥质问道。

    小沙弥看着修远的情形,也不吃惊,圆鼓鼓的脸蛋倒是有些许放松,道:“施主莫要担心,修远施主只是昏迷初醒,想起了昨夜之事罢了。小僧已封住了修远施主的经脉,以防撕扯到伤口。”

    闻言,扬灵泪眼朦胧地看着修远,水雾遮盖的眼中一片痛苦:修远大哥,那宋南柯在你心中,便是如此重要!哪怕放弃生命亦在所不惜吗?

    小沙弥不解红尘俗世,自是不懂男女之间的情情爱爱之事,见扬灵默默地落泪,眉梢微挑,摸了摸鼻子道:“施主不必过于担忧,修远施主已是无甚大碍了,身上的不过是些皮外小伤,养些时日便好了。现如今,情况较为严重的应该是那位女施主……”

    “宋、宋姑娘,如、如何了?”小沙弥话语尚未说完,修远嘶哑且痛苦的声音响起……

    小沙弥见状,抿了抿嘴唇,那双澄澈的大眼睛转了转,安慰道:“施主,那位女施主……”

    “她在哪里?”修远惨白的脸上一阵幽冷,语气微弱,却不容置否。

    “施主,虽说你身上的伤只是皮外伤,但是到底也是肉体凡胎,若是不好好养养,怕是……”

    “带我去!”说着,修远的指尖竟然动了动,只是,身上雪白的纱布却染上了星星点点的血色。

    那星星点点的血色似乎刺痛了扬灵的眼睛,她转过头去,似乎有些赌气地哭到:“小和尚废话怎么那么多,既然人家都不怕死,你又瞎操什么心!”

    说着,这粉色的身影似乎无法忍受房内的气氛,便冲出了房间。

    修远似乎没看到扬灵的伤心,仍一脸冷色地看着小沙弥,两人皆无话。

    不一会儿,小沙弥一撇嘴,有些气馁,奶声奶气地道:“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既然施主执意,那小僧便应了施主便是……”

    ……

    宋南柯正欲往前迈的身子顿了一下,脸色有些苍白,藏在衣袖里的手在微微颤抖。她强自镇定,慢慢扭过身子……

    “姑奶奶,真的是你!姑奶奶……你总算来了!小龙等你都等了四千年了,真是苦啊……”妖怪夹道之处,一中年猥琐男突然坐倒在地,呼天抢地地说着。

    宋南柯听着这头上长着犄角的中年猥琐男一番哭喊,她愕然地愣在当地,一时之间不知道是该将他扶起,还是站在冷眼旁观。

    她就这么看着中年猥琐男那蜡黄消尖的脸上涕泪纵横,心中却是茫然一片。

    一旁的妖怪小弟见当家那威武模样,此时涕泪纵横,一时亦是心酸一片,纷纷落下那男儿泪,顿时一片鬼哭狼嚎。

    宋南柯见眼前这哭倒的一片,心中亦缓过劲,心知他们怕是错认了人。

    只是为了避免成为妖怪果腹之物,她正了正脸色,厉声开口道,“都给我住嘴!男子汉大丈夫,一个个瘫倒在地哭天抢地的,如那市井婆娘撒泼耍赖一般,成何体统!我不过是来晚了些日子,必是有要事在身,抽不出空。莫不是在你们心中,甚是怨我……”

    小龙见这姑奶奶一如四千年前的暴脾气,生怕她此次不将他们带出这招魂幡,忙道,“姑奶奶,纵使给小龙十个胆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