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吾若为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章:王候将相宁有种乎
    宽敞的主帅大帐内,南宫泽斜靠在铺着虎皮的椅子上,手指头正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椅旁的扶手,表情淡淡的听着叶云峥的汇报。

    那丫头虽然没有内力,但身手不错,看上去没杀过人,却有胆杀人,虽然是一介妇人却会医术,长相一般,但却临危不惧,一身傲骨,着实与众不同。

    罗云?她的名字叫罗云?

    伶牙俐齿、思维敏捷、还有这么多与众不同的地方,定然不是普通人家的女子。只不过,如果是东晨派来接近他的细作,似乎也应该弄个绝色美女才对。

    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女子呢?

    “云峥!”

    南宫泽突然收回了不断敲击的手指头,朝一旁的叶云峥吩咐道:“派人盯着她,然后去查查她的身份。”

    “是!”

    叶云峥知道王爷生性多疑,定然是怀疑罗云可能是细作,只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却始终觉得她不可能是细作。

    而这次王爷的态度也有些奇怪,若是换了平日,早就将人斩于现场,根本不会给她任何开口说话的机会。不过,这罗云倒真有些与众不同,也许就是这份与众不同所以才会引起了王爷的兴趣吧。

    夜幕将临,短短的半日内经历了如此多的变故,罗云早已身心俱惫。她被安排在侍候南宫泽的奴婢们的帐蓬里休息。

    那南宫泽说得倒也不假,这些奴婢果然长得不错,个个水嫩嫩的,唇红齿白,眉目含情,看上去倒不似一般的奴婢。

    只怕她们除了日间照顾起居外,晚上还要为那臭王爷暖被吧。罗云心中不由得一阵鄙夷,当然对象是那臭王爷,而非这几位水嫩嫩的小美女。

    暂时安,可以休息一下了,她不由得舒了一口气,整个人瞬间轻松了不少。

    坐在地铺上稍微休息了一下,罗云便身不舒服起来。这一天下来,身上的冷汗、热汗冒个不停,早已臭得不行了。平日习惯了睡前冲凉的她此时自然身都不舒服,可这个地方哪里才能有水让她洗个澡呢?

    她朝那些各自忙碌的美女们看了一眼,十分礼貌的请问了半天,那些人却只是略微看了她一眼,然后又各自忙着自己的事,没有一个人理她。

    罗云突然觉得有些沮丧,自己一向好人缘,没想到到了这竟然跟只苍蝇一般不受人待见。

    她本想忍一忍,倒下直接睡觉算了,但却怎么也睡不着,于是干脆便又爬了起来,打算自己去外面找找。

    谁知人还没到营帐门口,一个女声在背后冷冷的响了起来:“这么晚了你还想去干什么。”

    罗云回头一看,原来是睡在自己身旁的一名红衣美女。

    “军宫有规定,半夜三更不准擅自在外行走,违者格杀勿论。”那女子面无表情的看着罗云,又补充了一句。

    罗云见这美女虽然说话不太客气,但应该不象表面看上去的这般冷,否则也不会出声提醒她了。

    “谢谢,我只是想去找些水洗个澡,这一身臭哄哄的,就算自己忍得了,也怕你们受不了。”罗云朝她笑了笑,伸手不打笑面人,这个真理应该是到哪都实用的吧。

    果然,那女子听她这般说,便伸手指了指对面角落里的一个木桶:“那里有些水,你自己去擦擦就行了,这里是军营,没那么多水给你洗澡!”

    说着,她也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一条毛巾和两套干净的衣裳扔到罗云的床铺上:“这个给你换洗用的,动作轻点,别吵到我们睡觉!”

    那女子说完后,转过身秧躺下便睡了,不再理会罗云。

    罗云见这些女子都已闭上眼休息,便快速的拿起毛巾和衣物来到木桶前,从头到尾将自己抹了一个遍,虽然没有洗澡,可比起刚才那会实在是舒服多了。

    擦洗干净后,她换上了一套干净的衣服,那衣服穿起来有些麻烦,反复试了几次后,这才穿好。

    躺在自己的那个位子上,罗云也来不及多想,只觉一阵睡意袭来,很快便沉沉的睡了过去。

    接下来,她便在这军营里开始了自己新的异界人生。

    一晃过了十几天,罗云白天一直在医帐内帮忙医治伤员,到了晚上才回那营帐休息。

    从那些士兵和军医们的谈话中,她渐渐的知道了关于这个世界的一些情况。当然她并不会主动的去询问,而是暗暗的记住他们所说的一些重要东西,以便日后侍机逃离。

    营帐中的那几位小美女依然对她不理不踩,不过一旦她有什么事不能解决的,那个叫如月的红衣女子总会跳出来指点她,虽然态度仍然冰凉凉的。

    这场战争似乎已经打了好几个月,古人作战一向都是打打停停,打打停停的,人家同意迎战才打得起来,不同意就得歇着。

    这几日应该是又打起来了吧,医帐里送来的伤员越来越多,而罗云同时也看到送来的俘虏,一大批年轻女子又被送到了之前自己逃出来的那个大帐。

    听那些受伤较轻的士兵交谈,好象他们这次又大获胜,攻下了东晨国的第二座城池,那东晨国的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