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吾若为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八章:真话
    “如月,你回来啦?”罗云心中暗暗些有些高兴,这个时候能有个人和她说上两句话,哪怕是不冷不热的,那也比自己一个人胡思乱思来得强。

    “声音中气十足,看来,这点伤对你来说根本就算不了什么。”南宫泽懒懒的声音在罗云头顶上响了起来。

    罗云微微侧目,有些吃惊的看向立于一旁的南宫泽与叶云峥,他们怎么来啦?

    叶云峥来她还能理解,毕竟人家挺有良心的,这个南宫泽跑过来干什么?难不成现在她都伤成这个样了,还要她交待什么来历?

    “王爷来此有何贵干?”罗云的声音顿时冷了一些,象南宫泽这样的人,她的确招惹不起,可潜意识里对他又确实没有什么好感。

    “年纪轻轻,记性倒不怎么样!”南宫泽微微摇了摇头,略带可惜的说道:“本王还以为这么久的功夫,你早已编好自己的来历了。”

    罗云的脸色猛的一沉,当下便说道:“王爷听都未听,便已认定我的回答是编的,那我还有什么好说的?你想怎么办尽管动手,不要跟我玩这种猫捉老鼠的游戏,我没兴趣奉陪。”

    “不仅记性不好,脾气还很糟糕!别以为帮本王挡了一剑你便可在本王面前如此放肆。你是奴,为主子挡剑那是份内之事。”南宫泽微微看向了罗云的伤口,脸上没有半点表情,让人看不出他的情绪。

    而他身后的叶云峥则微微皱了皱眉,这个丫头怎么到此时还如此嘴硬?为什么不能稍微变通一下呢?

    “既然如此,关于你的来历本王也懒得再详问了,只是有一事,本王倒真是不明白,你为何会主动替本王挡剑呢?”

    南宫泽的确是很疑惑,如果说她与那刺客是一伙的话,那么她主动挡剑目的无非是为了能够取得他的信任。但是当时那刺客眼中不经意流落出来的惊讶与恐慌,显然说明根本就没有料到会有人挡住他那致命的一剑。

    可如果她与那刺客不是一伙的,那么就更加解释不了她的动机了,按理说,她应该巴不得他被刺死才对。

    不详问了?罗云没想到南宫泽竟然会放她一马。不过,想想也没什么,象她这样的小人物,一兴不起什么风,二作不了什么浪,留着她的小命也占不了什么地方。

    “王爷真想知道我替你挡剑的原因?”罗云的语气明显好转,只要不再难为她,什么事都好商量。

    “自然,难不成你以为本王现在站在这里是来看你不成?”南宫泽轻笑了一声,俊美的脸孔顿时睛空万里。

    罗云在心里暗自鄙视了一下自以为是的南宫泽,她打心里可不希望他来看她,这人简直就是自己的克星,最好是有多远就离多远!

    “王爷是想听假话还是听真话?”做好心理准备吧,罗云在心中暗爽了一把,一会别怪我说得太打击你了。

    听她这般说,南宫泽倒也不着急,看了一眼躺在那动也不能动的罗云,气定神闲的说道:“那就先说假话,再说真话吧!”

    “假话吗,就是我见有人行刺王爷,头脑一片空白,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下意识的就挡到了你的面前,只希望能以自己低贱的命换得王爷的平安。”罗云的语气颇为不屑,如果她真这样说,别说南宫泽不信,连她自己也不会相信。

    南宫泽听后,脸上竟露出了一丝笑意:“虽是假话,但如此说的话的确能取悦于人。”

    罗云顿了顿,准备接着再说,可一想到当时的情景,心中竟然慢慢升起了一股无名之火:“真话就是,也不知道当时哪个浑蛋在后面推了我一把,让我活活挡下了这一剑,要是让我知道是谁推的,我一定不会放过他!”

    说到最后,罗云几乎变成了咬牙切齿,而南宫泽的表情则由笑转为平静,再转为严肃,然后变得有些扭曲,最后正当罗云以为自己死定了的时候,却没想到一阵猛烈的笑声从南宫泽的喉咙内喷发出来。

    罗云有些不知所措的看向南宫泽,她说的是实话,又不是笑话,有那么好笑吗?再侧目看向叶云峥,只见他竟然也是一脸的笑意,而且明显表情比之前轻松了不少。

    “好、好、好!”南宫泽终于收住了自己不顾形容的大笑,再次连道三个好字,然后转身笑着走了出去。

    走了?虽然有些莫名其妙,可是看到他离开,罗云总算是稍微安心些,他不再追问她的来历,而她的回答似乎也算暂时消除了他的疑惑,这回应该真的暂时安了吧。

    见南宫泽走出了大帐,叶云峥本打算直接跟着出去,迟疑了一下还是停了下来:“你刚才做得很对。记住,要想活下去,在王爷面前绝不能说半句假话。”

    罗云愣了一下,叶云峥的话明显就是在告诉她,刚才南宫泽的提问不过是个试探,若是刚才自己的回答稍有不妥,只怕南宫泽便会直接杀了她,免除后患。

    她猛的舒了口气,额头上竟然冒出了丝丝冷汗。

    “刚才不是挺冲的吗,怎么这会反倒怕起来了?”叶云峥看到罗云的表情,脸上的表情顿时柔和了一些。

    “想到竟又在鬼门关晃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