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掠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12泰山之行3
    灰蒙蒙的天上,昏暗的云彩一层一层地重叠着飘走,却很快的又飘来很多。

    这样的天气如果能看到日出,我敢从玉皇顶跳下去!

    可是,再看到整个玉皇顶的人头攒动,特别是人人身上都紧紧裹着又厚又重的清一色绿色军大衣时,我又忍不住弯起了唇角。这个场面,突然让我想起了战争时代,我军胜利攻下一个山头的情景。

    “你还笑得出来?”项少伦挤到我身边,“天气怎么会成这样?明明说是晴天,可以看到日出啊?”

    “好冷!既然看不到,不如我们先下去吧!这风大的……”戴娟裹了裹大衣,往项少伦这边凑了一下。

    我笑着打量她埋在厚重大衣里的一张小脸,“说的对,这样的天气,能看到日出才怪!”

    “真扫兴!”项少伦扯扯大衣领子,“还有这该死的大衣,这是什么味道啊!”

    “能租到就不错了。”邵其寒不冷不热地说。

    邓善意立在我身后,低头问我,“现在下去?”

    心底,在这五岳之尊的顶峰,蓦地流窜过一阵暖意。我突然觉得,身后这个为我挡住寒风的高挑却有些瘦弱的男生,这一刻突然变得好看起来。我点头,“下去吧,真冷!”

    “下次再来就是了!”邵其寒从一块石头上跳下来,头也不回地朝前走去。

    我们几个人紧跟其后。

    不悦的情绪很快散去,毕竟是花季少年,视线很快被泰山之上其他的风景所吸引。

    一路过了天街、白云洞、孔子庙、碧霞祠、唐摩崖,诸如此类著名景点数不胜数,怪石嶙峋、古松竞奇,看得我们目不暇接。

    “一览众山小”被美好地诠释,在南天门之上任何一个地方望下去,只见峰峦竟秀、谷深峪长,哪里似在人间?

    说说笑笑走着,几人竟忘记了疲惫,只关注着遍布满山的美景。

    “二……”戴娟的声音让我抬起头来,只见她正歪着脑袋,打量着一块石头。

    “这个字是什么意思?”她回头看向项少伦,兴趣满满,“好奇怪,这石头上竟写了这样两个字!”

    “什么意思?”项少伦直接看向邓善意。

    本想开口,但看到项少伦的目光,我的话又咽回了肚子里。来了泰山几次,而且身边有国内知名导游,我不可能不知道这个典故。

    “其实,这也算是一个字谜。”邓善意扫了一眼,缓缓一笑,“这两个字是繁体风和月的字芯,风月二字去掉边框,就成了石碑上刻的字,寓意风月无边。那边有落款,刘廷桂,好像是清朝时候的济南人,他留下这两个字,用来赞美泰山风光的幽静秀美和雄浑深远。”

    “有意思!”项少伦点头。

    “真的哎!”戴娟盯着石头,然后看向邓善意,“你懂得真多!”

    邓善意没有说话,只是薄唇微扬,浅笑一下。

    我忽然觉得,邓善意虽然不是很帅,可是却还是挺耐看的。

    一路走下来,我和邓善意的话渐渐多了起来。从泰山美景谈到天下大势,从一草一木谈到金庸琼瑶,从天上白云谈到吃穿住行,直到下台阶时小腿上传来的疼痛越来越甚,我才笑着看了他一眼,停止了这次让我对他刮目相看的谈话。

    说真的,原来,我一直以为他只是个品学兼优的好学生,仅此而已。只是,现在看来,他身上所俱备的闪光点,不是只有一处两处。这样的朋友,我是真心想交结。而且,他平凡的身份也让我无所顾忌。

    停下来才发现,我们和他们已经拉开了一大段的距离。回头看去,只见项少伦在台阶之上靠着石壁站着远远地朝我们看来,他身边的戴娟已经坐在了台阶上,揉着小腿。

    邵其寒不见了踪影。

    我和邓善意对视一笑,颇有些找到知己的愉悦之感。但远观项少伦和戴娟,他们之间的气氛好似有些不对劲。

    “你们倒是聊得很高兴啊!”走近了,我才发现项少伦的脸色不怎么好看,连带着语气也有些不耐烦。

    我问询的目光看过去,他却别开头,看向戴娟,“当初是你闹着要来的,现在却给我耍小姐脾气!早知现在何必当初!”

    怎么了?我和邓善意对视一眼,皆是满脸疑惑。

    “我,我也没有说什么啊!”戴娟似乎没有料到项少伦会在我们面前说这些,小脸涨得通红,“本来就很累嘛!”

    可能是见项少伦没有反应,她小心地靠近他,轻轻拉住他的衣袖,小声道,“少伦,我不说了还不行吗?”

    “真后悔带你来!”项少伦一甩袖子,扬长而去。

    我心想,这项少伦也太不给人家面子了吧!毕竟是女生,私底下你们怎么说也不过分,我和邓善意两个大活人站在这里,你让戴娟的面子往哪搁啊!

    我给邓善意使个眼色,邓善意点了点头,追了上去。

    “戴娟。”我走近她,唇边扬起一抹浅笑,“别理他,他平时就那德性!走吧!”

    戴娟眼圈微红,她很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