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掠心

首页
关灯
护眼
字体:
037 去了
    所有的人,都回来了。

    家,永远是那个最温暖的字眼。

    特别,是在大洋彼岸的时候。

    那种无法述说的心情,那种不能倾诉的思念,那种令人在午夜辗转的想念,在飞机稳稳地落在属于中国的土地上时,一切,都有了完美的结局。

    所有的人,都回家了。

    我,也有幸见到了传说中的包小伟的爱人。

    没有多么的风华绝代,也没有多么的神风俊朗,淡淡的笑容,安静的气质和干净到纯洁的眼神却绝对是牵制包小伟的所有枷锁。

    他的笑,和邓善意有几分相似,却带着淡淡的疏离。看包小伟一副小心翼翼把他捧在手心的模样,我想,追他的时候,包小伟怕是吃了不少苦头吧。

    在包小伟的专机上,我一直看着他们。

    其实,是想忽略坐在我身边一直握着我手的邓善意和坐在我对面一直虎视眈眈的邵其寒。

    突然就觉得,怎么没有人和包小伟抢爱人呢?

    凭啥他就过得那么潇洒,而我却在自己的爱情里跌跌撞撞至今不能安心地扑在一个男人的怀里撒娇使坏?

    强迫自己去想这些,因为,我不知道我该怎么去面对这样的邓善意。

    他的悲伤,我感觉得到。

    即使那个人做了很多在我们眼里算不上对的事情,但归根结底,那人,是他的父亲!

    血,浓于水!

    我知道,他此刻,很需要我。

    自从知道了那个消息,他的手,一直在微微的颤抖。

    说真的,我很早就想开了。

    无论事情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到底爱着谁,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不关乎家庭,不牵扯利益,爱,就是爱了。

    就算他骗了我又怎么样,我还是爱他。

    虽然不打算就这样原谅他,但是,此刻,我会陪在他身边。

    他的悲伤,我的痛。

    如果没有对面的邵其寒,我想,我会把邓善意拥在胸前,安抚他。

    但是,我无法忽略邵其寒那灼人的目光。

    从收到消息,他一路跟着我回国。

    期间,他很少说话。

    但是,他看我的目光,就像邓善意说的,想把我吃了一般。

    我心里暗下决心,回来也好。

    也许,是该结束的时候了。

    肖系和邵系的明烧暗火一直没有消停过,既然成不了亲家,那么谁也不想让谁好过。当然,官场上,永远不会失了脸面。谁会知道,这一刻刀剑相向的两派,明天会不会携手前进?

    但是,总有些什么会影响局势。

    邵其寒是独子。

    他爸爸也是独子。

    而我爷爷有三个儿子。

    只这一点,便说明了很多东西。

    老一辈的渐渐下台,慢慢把手里的权势交给自己信得过的儿孙。无论你生前多么的威风辉煌,死后,终归是一钵黄土。

    就如,邓善意的父亲。

    他去了,也许带着他未完的心愿,也许有他不曾实现的诺言,也许夹杂着些无法言说的遗憾,总之,他去了。

    很快。

    我想,他死之前,有没有想过,权势,终究是过眼云烟。有没有想过,他一心想抓住的东西,到底,还是离他而去。有没有想过,他一生所做的一切,到底,有几件是令他开心的。

    死的人,就那样死去。

    徒留,活着的人,伤悲。

    看着明显消瘦的邓善意的妈妈,我的眼圈,竟也不自主的红了:“阿姨,请节哀。”

    她如当年那般看着我,眼里有疼爱和慈祥:“晓君,他走前,特意嘱咐我,请你,原谅他。”

    她看一眼邓善意,又看我,最后,拿起邓善意的手,和我的交叠在一起,泪水,就那么涌了出来:“小意,对你是真的,也请你,原谅他。”

    “阿姨,我知道。”我抬头看我一直爱着的男子透着伤悲的俊朗面容:“我从来,不曾真的怪他。”

    他如水的眸子看过来,握着我的手,微微用力。